• Chief Editor

「而萬千國人像已忘掉,你死是為了誰!」

「而萬千國人像已忘掉,你死是為了誰!」 記,80年前的今天,成都三一四雙流空戰。


當日中華民國空軍被毀十架I-153戰機,第五大隊大隊長黃新瑞、副大隊長岑澤鎏、第28中隊長周靈虛、第17中隊分隊長林恒、江東勝、任賢、隊員袁芳炳、陳鵬揚殉國。而日軍零式戰機毫無損傷,此為我抗日空戰最黑暗一頁的開始。


由於蘇援新I-153戰機甫接收即損傷慘重,中央軍委會蔣中正委員長大怒將第五大隊的番號撤銷,改稱「無名大隊」,隊員一律配帶「恥」字臂章,以示不忘三一四空戰的奇恥大辱。駐成都空軍第三路司令官楊鶴霄也因此被撤職。兩年後因戰功卓著,其部隊番號才得以恢復。


雖當時我空軍在飛機質與量上與日軍不能抗衡,但空軍將士前赴後繼,駕駛戰機向侵略者迎戰,其忠勇精神值得我輩後人學習。


林徽因-《哭三弟恒》

弟弟,我沒有適合時代的語言 來哀悼你的死; 它是時代向你的要求, 簡單的,你給了。 這冷酷簡單的壯烈是時代的詩

這沉默的光榮是你。 假使在這不可免的真實上 多給了悲哀,我想呼喊, 那是──你自己也明瞭── 因為你走得太早, 太早了,弟弟,難為你的勇敢, 機械的落伍,你的機會太慘!

三年了,你陣亡在成都上空, 這三年的時間所做成的不同, 如果我向你說來,你別悲傷, 因為多半不是我們老國, 而是他人在時代中輾動, 我們靈魂流血,炸成了窟窿。

我們已有了盟友、物資同軍火, 正是你所曾希望過。 我記得,記得我當時怎樣同你 討論又討論,點算又點算, 每一天你是那樣耐性的等著, 每天卻空的過去,慢得像駱鴕!

現在驅逐機已非當日你最想望 駕駛的「老鷹式七五」那樣 那樣笨,那樣慢,啊,弟弟不要傷心, 你已做到你們所能做的, 別說是誰誤了你,是時代無法衡量, 中國還要上前,黑夜在等天亮。

弟弟,我已用這許多不美麗言語 算是詩來追悼你, 要相信我的心多苦,喉嚨多啞, 你永不會回來了,我知道, 青年的熱血做了科學的代替; 中國的悲愴永沉在我的心底。

啊,你別難過,難過了我給不出安慰。 我曾每日那樣想過了幾回: 你已給了你所有的,同你去的弟兄 也是一樣,獻出你們的生命; 已有的年輕一切;將來還有的機會, 可能的壯年工作,老年的智慧;

可能的情愛,家庭,兒女,及那所有 生的權利,喜悅;及生的糾紛! 你們給的真多,都為了誰?你相信 今後中國多少人的幸福要在 你的前頭,比自己要緊;那不朽 中國的歷史,還需要在世上永久。

你相信,你也做了,最後一切你交出。 我既完全明白,為何我還為著你哭? 只因你是個孩子卻沒有留什麼給自己, 小時我盼著你的幸福,戰時你的安全, 今天你沒有兒女牽掛需要撫恤同安慰, 而萬千國人像已忘掉,你死是為了誰!

國民革命忠烈祠烈士名單: 黃新瑞 中校 牌位號碼:J8-13 岑澤鎏 中校 牌位號碼:J5-33 江東勝 少校 牌位號碼:J5-33 周靈虛 少校 牌位號碼:J5-33 林恒 中尉 牌位號碼:J7-15 任賢 中尉 牌位號碼:J7-25 袁芳炳 少尉 牌位號碼:K8-21 陳鵬揚 少尉 牌位號碼:?


圖說/林恒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