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邱信岳

史上最盧的召員

文/圖:邱信岳


最近接到教召通知,是退伍快8年來的第1次。 因為沒有經驗,而且近年改了不少規定(如增加行軍和宿營),我決定打個電話到教召單位確認一下。

「呃,您好,我是4月O日的召員,我有些問題想問...」 「學長您好,請說」 「你們家現在教召是穿大迷彩還是數位迷彩?」 「我們現在是穿數位喔!」 「棒,這樣我就要自己帶迷彩褲去,雖然說大迷彩我也有就是了」 「等等,你怎麼會有,你之前沒有繳回去嗎?」 「自購啦,哪次不自購,而且我實驗過,外面買的比較不會變情趣薄紗喔」 「...好的,自己帶來也沒有問題!」 「第二個問題,我想穿自己的麂皮去,因為我不想穿教召的娃娃鞋,要是有行軍我又挑到爛鞋就慘了」 「...呃,我想學長你還是可以帶,但就看教召連隊主官要不要讓你穿喔」 慘了,我聞到裝死的味道了,這有講跟沒講一樣。 「我還想確認這次有沒有宿營,如果有的話我想自己帶充氣枕頭,我怕睡裡面的我的頭會爛掉」 「學長我們課表是機密唷,只能等你來了才會知道」 這就是機密的味道,我懂我懂,大概很難再問下去了。 「..呃學長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還是一次問完好了 「...除了迷彩衣褲麂皮枕頭外,我還想自己帶水壺、鋼盔內襯、雨衣...」 「....學長你真的是第一次教召嗎?」 「初體驗爹斯,但我退伍後的在營天數應該有一個月...」

-附圖為被教召去打漢光的勇士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