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大鵬董事長談全民國防

編輯/曄暉

對於國防而言,能否增進全民防衛意識,使之在戰時能與國軍一同為保衛國家而戰,達到全民國防之目的乃重中之重,如瑞典、瑞士、以色列等國家便是貫徹全民國防的佼佼者,而目前我國國防部也正在推動全民國防教育。本次我們特別訪問前國防部長、現任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董事長馮世寬先生,向他請教關於全民國防理念與他在任時推動全民國防教育的經驗。


訪談開始,馮董事長直接說道:「以我擔任過部長的角度來說,就是看到不足的地方,或者需要去加強的地方去改進。我從不批評以前的政策,不然永遠不會善。」


接著馮董事長以詢問小編是否曾參與過學校的打靶為切入點,在聽到小編還未打靶的答覆後,感慨地道:「所以這就是我想講的,我們國防部政策再好,你教育部的政策、學校的老師都沒有全民國防的概念來配合,這樣永遠無法推行。我在擔任部長期間,全軍增設與整建了近兩百個靶場,每個空軍基地、陸軍營區都有,目的就是要讓文學校的學生有機會參加打靶的活動。但很多人都認為是為了募兵才這麼做,這是完全錯誤的。」


「除了像前面所提的打靶之外,我還有增加了許多批次的東沙、南沙參訪團,以及夏令營、戰鬥營及營區開放的場次,這個目的就是要做到以前的一個標語寫:『青年創造時代,時代創造青年』,時代是需要青年去創造的,而時代要去創造(培養)青年。我認為當部長的責任就是要奠立一個良好的基礎,所以我們國防部從各方面去增強,連軍樂儀隊,軍歌比賽等都辦的有聲有色。再看讓學生可以有打靶的活動,感覺那是一種榮耀,或者是去參加過戰鬥營的,絕對比那些沒有去參加過的更能體會軍人的生活與使命感! 當遇到國家有難的時候,這些去過戰鬥營的,接受過軍事洗禮的,他一定會第一個站出來保衛國家。」


「俗話說英雄出少年,只要有目標,年輕人他會以國家為大前提,但是你要如何得到這些年輕人的心?我們要用一個很廣大的角度去設計,我們國軍有那麼多的資源,三軍該把他們好好利用,闢如演訓的時候可以跟學生活動做結合,像每年的漢光演習,都是全國性的,連外島也是,可是民眾有覺得這是年度最重大的演習嗎?演習中很多的實彈操演,一般民眾因為工作,可能很難去看到的,但學校的學生可以。演習這一天不上課難道補不回來嗎?全國性的年度演習,學校就不能停課一天嗎?」


 馮董事長舉例,「波灣戰爭的時候,我在美國擔任武官,我們小孩從學校帶回來的歷史作業,就是有關伊拉克的,而上其他課所帶回來的,就是美國對伊拉克軍事行動的研究。為甚麼美國人會強大?因為學校的教育是那麼有彈性。我們換個角度去想,假如我們現在處於波灣戰爭,學校還在按進度,上宋朝或秦朝的歷史,此時我們的學校會改上伊拉克的歷史嗎?伊拉克的兩河流域,創造出了豐富的文明及物產,這些都是我從孩子帶回家的教科書裡得到的。所以一個國家要強盛,要有各部會之間的配合,我曾跟教育部說,今年你們打靶的經費可省下來,彈藥我們出!」


除此之外,馮董事長也認為,目前封存的大量舊型槍械應取下槍機後交給學校,由學生實際保養,操作,然而當前軍訓課課程安排與教學並不理想。若全民國防僅由國防部負責,而相關部會彼此毫無溝通,則全民國防政策如何順利行?


對於近日復招的中正預校國中部,對馮董事長而言是相當值得驕傲的。


「其實我們只需要200個學生,但我們為了選優,招了快300個,一定會有學生被淘汰,但就算這些學生被淘汰了,但他們接受過軍事的教育洗禮,各方面都比那些沒有經過軍事教育洗禮的學生來要守規矩,經過嚴格的考驗,我可以說前100名的學生進高中部就讀,其他的可以進入各種專科學校就讀,將來畢業後一樣是國軍優秀的幹部。」


「所以講到全民國防,就是要盡一切努力讓募兵制走的更成功,但也有雜音都說我是為了擋住徵兵制,其實當初要改為募兵制,在軍中最反對的就是我。我覺得這樣破壞了我們憲法上適齡青年有義務要服兵役的制度,甚至後來還搞了個替代役,這些我都不喜歡。我接任部長以後,由於這是立法通過的,我只能把它做得更好,部長的責任就是要打下基礎來堅實戰力,我們要善於利用學校資源,我們已和近90間的學校簽約實施ROTC,和民間做結合,去做宣傳、推廣,不當兵沒關係,但可以了解軍人的責職和使命是什麼?」


「我只要認為對的我就努力去做,看到不好的,我就會去把它改正。」


談及中正預校國中部,小編不禁好奇地問起停招十餘年的中正預校國中部在今年恢復招生的原因,馮董事長表示:「當我1977年在美國受訓的時候,有一件事情讓我得到很大的啟發,我在美墨邊境有一個Laughlin Air Force Base基地,是訓練南美洲飛行員的基地,我在那邊擔任實習飛安官。有一天我要去接待一群來訪的客人,我發現那群「客人」是來自幼稚園的小朋友們。當時我就問基地的長官,為何要我接待一群幼稚園小朋友?長官回覆我:『That’s our Air Force future!(那就是我們未來空軍的希望!)』那句話啟發了我,而且頓時覺得為何自己的觀念那麼狹隘,後來我想了想,這群小孩現在5歲,10年後15、16歲,就可以考空軍官校了,十年多快啊!所以這就是我重新設立中正預校國中部的原因。」


而推動高中生打靶活動,也是受到一次與友人的談天中的啟發。


「某天我和一位女士聊天,她提到她就讀景美女中高二時有打靶活動,但現在已經取消了,甚至可能有也三年都輪不到一次,那位女大約有50多歲,她高中時所打靶的經驗,到現在還記得,可見打靶對她來說非常榮耀與難忘。再假設今天有學生去過了南沙研習營,將來他對他的孩子說,當年爸爸我去過南沙,那裡有多美,是我們最南方的國土啊!啟發了我認為軍方應盡全力來給我們的年輕人有更多的機會去了解軍人,去愛我們的國家。」


「所以我認為,我們全民國防能夠做的更好,募兵自然就不會有問題。」


以上訪談內容感謝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董事長馮世寬先生親自校閱、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