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天水空戰80週年 抗戰空軍第五大隊最黑暗的一天

已更新:5月 27

1941年5月26日,預定轉場到西北疏散的第五大隊I-153機群在成縣與天水之間空域遭遇了日軍新式零式戰機,當時代理領隊為29中隊長余平想,18架I-153機群採高、中、低三層編隊飛行,在通過山區時高空層3號機飛行員韋現科發現最下層領隊機突然向左急轉,於是他也隨著向左轉彎,但就在此時,他發現兩架白色塗裝的零戰高速掠過!


這並非中華民國空軍首次遭遇零式戰機,在前一年的璧山空戰中,國軍空軍已經被零戰狠狠重擊,在那之後又有了雙流空戰的教訓,因此航委會下令空軍避戰,在敵機來襲前先將飛機疏散至西北偏遠機場,這也是五大隊本次轉場的理由…

有關壁山空戰的畫作,取自網路


這兩架零戰一開始鎖定上層的三架戰機編隊襲來,但韋現科的左轉使他逃過一劫,日機轉而攻擊另外兩架I-153,使分隊長張森義和2號機周世仁座機重創,稍後兩員棄機跳傘。


但日機的攻擊並未結束,兩架零戰掉頭衝向整個機群編隊,但國軍飛行員已意識到敵機來襲,立刻疏開編隊開始繞圈,這是對抗零戰最有效的戰法,因為不管鎖定任何一架進行攻擊,勢必會有來自正後方6點鐘方向的威脅。雙方多次迴避你來我往,最後日機無法突破國軍編隊而調轉向東脫離。


空戰結束後,疏開的各機重新集合編隊,但此時領隊已經不再是余平想,而是副隊長譚卓勵!原來在剛剛的空戰中,余中隊長的飛機在混戰中失蹤,群龍無首的機隊在一番摸索後,由譚副隊長率先搖擺機翼,讓其他飛機靠上編隊。但此時I-153機隊燃油已在剛剛的空戰中幾乎消耗殆盡,因此譚副隊長選擇讓機隊就近前往天水機場整補,但早上發布的警報是日軍有9架戰機從宜昌起飛,剛才僅遭遇2架,因此飛行員們心裡滿是疑問…


而當時天水機場已經鋪上了代表緊急狀態的紅十字符號,但I-153機群燃油已所剩無幾,必須立刻落地整補,因此機隊就往天水機場落地…


當最後一架I-153觸地時,飛行員趙曜聽見空中傳來引擎聲,抬頭一看是日軍的9架零戰!日機俯衝殺入天水機場上空,剛停好的數架I-153瞬間遭到擊毀!在場人員紛紛跳入壕溝中避難,日軍眼見毫無威脅,持續在天水機場上空掃射,將彈藥耗盡後才一一脫離返航,此時I-153機群已全數被擊毀,殘骸冒出的火焰與濃煙讓在場人員紛紛嘆息。


後來日機更是在天水機場上飄灑傳單與被擊毀I-153的現場照片,再次羞辱中華民國空軍,而軍委會則被此舉激怒,下令撤銷第五大隊的番號,大隊長呂天龍遭到撤職,中隊長余平想則被收押監禁,第三路司令官楊鶴霄與天水機場站長何祿生也被撤職,全體人員則配戴「恥」字臂章以示懲戒!


後來研究空軍的學者認為過不在空軍,但軍委會卻大肆懲處株連相關人員令人費解。引述《筧橋精神》一書所言:「指揮高層不了解空軍之特性與機種的性能,以指揮陸軍地面部隊,以數量多寡定勝負的觀念,又何能致勝?」

雖然I-153在當時屬於最新的蘇援機種,但其性能無法與零戰相比擬。取自網路


Photo/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