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從ACMI到ACTIS–空軍模訓系統簡介

最近T-5勇鷹高級教訓機翼尖掛載中科院自製ACTIS演訓莢艙到水溪靶場進行戰術測評,代表勇鷹的測試任務已經進展到空對面炸射階段。其實這個長得很像飛彈,被航迷暱稱為「針」的莢艙其實在中華民國空軍已有數十年的歷史,本次特別開闢專文介紹其在我國空軍的服役歷程與演變。

勇鷹11002原型機前往水溪靶場進行戰術測評,右翼尖掛載ACTIS莢艙。Photo/水溪戶長


46中隊與ACMI空戰演練儀


我國最早在民國77年引進,由使用F-5E/F的737聯隊46中隊擴編成「戰術訓練中心(TTC)」,下轄46中隊(F-5E/F戰機)與空儀組(ACMI)兩個單位,負責空軍戰轟機飛行員戰精訓練,也同時擔任以F-5E/F戰機模擬中共解放軍空軍戰術戰法的假想敵任務,因此46中隊又被稱為「假想敵中隊」,更因所屬F-5E/F塗裝分別有美軍東南亞迷彩(航迷慣稱匪地優)與模擬中共MiG-21殲擊機的全銀(匪空優)再加上中共戰機慣用的紅色機身編號以及機尾的紅星標誌特色塗裝而聲名大噪,也是許多軍事迷的共同回憶。

第46中隊的F-5F戰機,目前擔負空軍戰轟機學官的部訓任務,未來將全數由勇鷹教訓機取代。


46中隊教官都是空軍遴選炸射班完訓最優秀的戰轟機飛行員擔任,部分教官甚至遠渡重洋赴美國實施炸射班完訓,包含前參謀總長沈一鳴也曾任職於46中隊並擔任教官,也因此在教官與學員的互相砥礪,並由專業假想敵教官模擬中共戰術戰法與部隊輔以ACMI實施對抗訓練之下,讓我國空軍的素質一直處於最優秀的狀態。而因當時東亞各國只有中華民國空軍引進ACMI,更讓新加坡空軍的A-4攻擊機曾遠跨南海來到台東進行訓練。


ACMI系統的部分包含四個子系統,分別為計算管制次系統(CCS)、空載莢艙(Pod)、歸詢系統(DDS)、戰術歸詢系統(RDDS)以及信號接收站台,可執行多機戰場顯示、空對空、空對面(NDBS)即時戰裁併有許多戰場模擬系統包含陸基、艦載/空載電戰模擬系統可供選擇,自民國79年開始啟用。


因應二代戰機換裝後的射控及中程空對空飛彈相繼服役,ACMI也進行性能提升,將原本類比式系統改為數位化介面,更加強了「即時戰裁」能力。 隨著時代變遷與兩岸戰機的更新,缺乏視距外(BVR)作戰能力與機體日益老化的F-5E/F僅能模擬低階假想敵,無法充分發揮模擬對抗的效能,因此46中隊的任務又逐漸回到全部訓,原本的假想敵任務則改由花蓮基地17作戰隊的F-16戰機擔任。而ACMI已於2014年合約到期除役,改由中科院自製的TAS系統取代,戰術訓練中心也裁撤併入台中清泉崗基地的「測評戰研中心」。


TAS戰術分析系統(Tactics Analysis System)與ACTIS空戰即時演訓系統(Air Combat Training Instrumentation System)


為了能精進二代機戰術專精訓練,空軍於2001年委託中科院以現有的遙測系統研改開發TAS系統。TAS是在ACMI的基礎上研製的,因此與ACMI類似,但中科院根據空軍的實際操作經驗來修改精進,整套系統包含任務顯控系統、空載莢艙和中繼站台。因任務顯控系統的車載式機動化,對抗地點也不再侷限於以往的志航基地所使用之空域,戰裁官可在控制台前完整獲得所有參演單位的戰果紀錄,並做出即時戰裁。TAS在2005年的空軍年度「戰術訓練總驗收」獲得實際驗證,逐漸取代ACMI成為我國空軍主要的空戰模擬系統。


ACTIS則是在TAS基礎上改進的「空戰即時演訓系統」,根據中科院官方說明,這套系統可執行原本TAS所擁有的多載台對抗與機動部署能力,以及任務歸詢、空對面或面對空武器模擬、空對空武器動態包線顯示與模擬、電戰效益分析、多機資訊顯示、雷達資訊整合以及武器測評功能。


而法製幻象2000-5戰機也使用這套ACTIS來做為戰演訓模擬使用,全名為「幻象戰機空戰即時演訓及戰果裁定系統」,但在籌建過程中卻發生空軍事前未獲法國原廠達梭公司同意整合,後來達梭堅持不提供所需關鍵資料,因此掛載在飛機上的莢艙無法與系統完全整合的事件。而使原本ACTIS所擁有的自動戰裁功能也變成手動戰裁,無法即時做出戰果裁定以及需要多餘人力作業。雖然中科院在歷次系統更新中逐步提升ACTIS的性能,但至今仍未完全相容,讓使用效益上大打折扣。


這根「針」雖然外型相似但其內容已大幅更新,現在勇鷹戰測所掛載的即為最新的ACTIS系統莢艙。在今年二月空軍教準部也與中科院簽約,以五年期進行ACTIS的維護,讓整套系統能順暢運作,未來ACTIS系統也將持續擔負我國空軍在各方面戰訓模擬的主要能量。

F-16B戰機掛載ACTIS莢艙進行訓練,此機為第17作戰隊的機體。

ACTIS系統應用圖。Photo/NCSIST


Photo/水溪戶長、NCS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