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必要時空降奪島!中國空軍運輸機在馬來西亞附近飛行的真相

美國空軍大學解放軍航太研究中心(CASI)本月初發布一份標題名為〈中國空軍運輸機在馬來西亞附近飛行的真相:空降部隊戰力投射〉”The True Meaning of the Chinese Air Force’s Flying Transport Aircraft Near Malaysia: Airborne Units in Power Projection”的報告,由日本空自前302飛行隊隊長,同時也是空自航太戰略研究中心(CASPSS)成員的Aita Moriki(拼音)撰寫,並由Derek Solen翻譯成英文。


前言

近期中共在南海不斷增加其軍事力量,其擴張主義升高該地區情勢,南海周邊國家例如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等皆高度關注其發展,並試圖努力應對中共的強硬立場。本文目的是從地緣政治角度利用各種資源解讀分析中共去年5月31日出動16架大型運輸機進入南海遠航訓練的背後真相。


事件背景

2021年5月31日,馬來西亞皇家空軍(以下簡稱馬國空軍)在當地時間上午11:53偵測到有16架雷達軌跡進入亞庇飛航情報區(FIR)並接近領空,各機以每架間隔60海浬的距離以跟蹤編隊飛行,其中7架以290節(knot)的空速在23000~27000英呎的空層飛行,且並未理會管制呼叫。


當編隊進入砂拉越(Sarawak)60海浬範圍內時,馬國空軍出動鷹式輕戰機升空攔截,並目視確認這16架不明機是隸屬中共空軍的IL-76和運-20運輸機。


6月1日,馬國空軍在Twitter上發布有關該事件的細節,包含飛行路徑、空拍照片等示意圖,並獲得許多國際媒體的轉載。再隔日(6/2)馬國召見中共駐馬大使解釋,但中共僅稱其只是正常訓練。此事件後來也演變成政治事件,但多數人僅就中共「進入馬國FIR」做討論,並未探究其背後動機。

2021.06.01解放軍運輸機於南海遠航 大馬空軍升空驅離


此事件實際上是空軍運輸機進行空降作戰演練!

中共聲稱該次僅是在南沙群島(中共聲稱的九段線範圍內)空域正常訓練,沒有針對任何國家、嚴格遵守國際法且未進入馬國領空。對此大部分人推測是在執行導航訓練,同時測試馬來西亞的空防應變能力&蒐集電子情報。但有另一派說法則指很可能是中共向南海諸國展示新戰略運輸力量的同時,也在進行模擬大規模機降演訓。


作者認為雖然無法反駁大部分人所做的「導航訓練」推測,但其本身不甚合理,因為該次中共出動了16架大編隊,背後所付出的巨大人力和成本對僅僅要進行導航訓練來說是不切實際的,因此本文轉往另一派說法–傘兵機降。


「中共空軍運輸機大規模編隊飛行意味著什麼?」

首先提出假設,解放軍空軍使用大型運輸機進入南海訓練,以傘降佔領爭議島礁,並開始逐條分析檢驗。


從馬國空軍公布飛行軌跡圖來看,編隊中每架飛機間隔60海浬,編隊進入新加坡飛航情報區後再進入亞庇飛航情報區,隨後改變航向往北,經過新加坡、馬尼拉、胡志明三個飛航情報區的交界,直奔峇丁宜阿里(馬來語:Beting Patinggi Ali、中共稱南康暗沙)空域。


如果各機保持290節速度,則每分鐘飛行4.8海浬,16架飛機以60海浬相距編隊飛行,可以想像那大排長龍的景象(頭尾相距900海浬),故可以推測每架飛機都按一定間隔起飛,且都事先模擬練習過本次遠航及熟悉南海周邊地區的地形。


「那,要在哪裡執行空降作戰?」

將航跡圖與地圖比較,可發現編隊進入新加坡FIR時曾以25000英呎高度通過我國實際控制的太平島附近空域,以及可能在馬國所控制的彈丸礁附近飛行(這兩座島礁都有機場跑道),最終飛越了中共控制的永暑礁後離開新加坡FIR。


把這些合併起來,可推測中共此次遠航的目的對這些島礁實施模擬傘兵空降,讓整個南沙群島皆為中共所控制,包含為了讓運輸機組員必須在作戰前熟悉附近地形等。再假設一架運輸機可搭載100名全副武裝的傘兵和其他武器裝備,那可推論「在幾個小時內,大約1600名傘兵將空降至這些島礁,奪取島上機場等設施。」

文章原作者製圖/本站翻譯


有何理由支持這些推論?

到目前為止,由於中、馬雙方都並未提供更新資訊,還不能證明該次遠航的確是為空降作戰訓練,但可從間接證據為這些假設作辯證。


一、共軍戰略學者的論點與運-20服役狀況


中共軍媒《解放軍報》曾在2016年發表一篇〈現代戰爭優勢戰鬥力的來源:強大的空中戰略投送能力〉,內容表明:

「雖然現代化戰爭主導要素是資訊,但資訊無法解決力量投送問題,在強調資訊化的同時,不能忘記火力和機動的價值。」
「戰爭實踐表明,具備強大的空中戰略投送能力,才能滿足在未來越來越小的時空窗口裡打仗的要求,才可能打得及時、打得準確、打得奏效。」

從上述言論來看,中共近年不斷向南海擴張,為了保障其海上交通安全與保護這些海外利益,IL-76、運-20等大型運輸機載運傘兵空降被視為最有效的空中戰略投送手段。


作為新一代中共空軍戰略運輸機的運-20大量服役,並將投送戰略力量定調為「利用各種運輸工具,將兵力投入作戰區域。」,同時中共一直向外擴張,為了保護這些海外利益,因此需要加強這些戰略力量。雖然運-20在2016年7月才正式加入中共空軍服役,但不到兩年就已開始執行空降訓練,甚至在2019年5月就已開始「遠海長航」。運-20服役節奏十分快速,或許是與中共為突破第一島鏈及南海相呼應。


二、新聞媒體對空降兵的報導程度


軍媒《解放軍報》近兩年來對空降兵訓練情況的報導逐漸增多,甚至在此事件發生後增長顯著,包含傘兵為執行滲透任務而進行超低空傘降、越來越多的夜間空降訓練等,以及在本次事件後隔天發表的〈陸空協同,精兵天降〉專題報導,該文也被認為具有暗中誇讚傘兵的意涵。

陸空協同,快速出擊。此次實戰化訓練中,該旅與空降兵某旅聯合進行課題研究,積極探索複雜環境下聯合作戰之道,有效提升了兵力投送效率。

但在6月底的中共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中共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大校並未就16架共機進入南海遠航的事件發表聲明,作者認為這是外交、國防兩部會雙方並未互相協調所致。可就2011年殲-20驗證機首飛,正在中國訪問的美國防部長蓋茨對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提問有關事項,但胡錦濤似乎一問三不知、表現狀況外的前例來看。

圖片/中國軍網


三、空降兵作為力量投送的代名詞


圖表顯示自2020年1月以來中國軍網上搜索「空降兵」關鍵字所羅列的所有報導,藍條表示「空降兵」的數量,紅條則是「力量投送」。可看到就在5/31事件發生前關於兩者的報導篇數突然增加,事件後的6月則是直線上升到共13篇,其中關於「力量投送」更從1篇上升到6篇。


這種明顯增長的趨勢可看作是「空降作戰」符合中共戰略觀點,因此對於其重視程度與報導篇幅成正比,同時顯示其該事件背後的隱藏真相–16架運輸機大編隊執行南海遠航是為執行模擬空降作戰訓練。

文章原作者製圖/本站翻譯


結語

本文試圖以有限的資訊進行分析,提出為何這16架飛機要以60海浬的間隔進行編隊飛行,並且通過太平島、彈丸礁、南沙島等南海諸島附近空域,並假設共軍主要目的是進行模擬空降奪島演訓。


而中共為何如此大規模進行模擬空降演訓,作者則認為是為其日益擴張的戰略目標而制定計劃,透過奪取具有主權爭議的南沙群島來鞏固中共的海外利益,因此傘兵與IL-76、運-20等具有戰略投射力量的大型運輸機一時之間在軍媒報導中受到高度關注。同時中共戰略學者曾提出在資訊爆炸化的現代,以強大的空中力量進行戰略投送是唯一及時、有效的作戰手段,因此可以理解是北京當局認為在有必要的時候,透過空降作戰奪取南沙群島是鞏固利益的行動基礎。


在此前提下,有可能中央軍委不想讓外國發現此次行動最終目的,在國防部保持沉默與外交部發聲明救火的情況下淡化此事件。


短評

共軍近年來海、空軍遠航訓練次數突然飆升,主要原因不外乎是要建立起與美國抗衡的南海勢力,同時以打擦邊球的方式試探周邊國家空防反應能力,像是中共外交部聲明指「飛機從頭到尾並未侵入他國領空」藉此平息輿論爭端。然而作者推論的空降作戰並非易事,可從近期烏俄戰爭中俄軍VDV空降兵試圖以佔領戈斯托梅爾機場來當突破口,但因缺乏後續地面增援兵力而被烏克蘭守軍圍殲的狀況來作例子。


如文中所指,中共當然有極大可能在必要時以空降方式進行奪島作戰,但即使出動大批運輸機空降傘兵以閃電戰方式佔領南海諸島,仍有可能因後續增援被截斷而導致孤立無援,加上運輸機飛進多個主權空域,必然會遭受南海各國防空火力的威脅。在見識到近期烏俄戰爭的結果後共軍內部必須多做考量(例如掩護與增援兵力派遣),因此該次編隊飛行試探意義或許大於驗證,但藉由遠航訓練進入FIR試探南海各國反應,為後續制定相關計劃做參考。


而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揭仲博士對此認為,他持比較保留的看法,因為如果是要拿下太平島,共軍只要派一到二艘軍艦,用艦砲轟擊打掉島上部分設施,接著用傳統登陸或直升機空中機動作戰即可拿下太平島。


同時他傾向認為,該次出動16架運輸機遠航是在模擬有狀況時對南沙三大島進行大規模運補,只是礙於南海局勢不方便讓運輸機真正降落。


原文:”The True Meaning of the Chinese Air Force’s Flying Transport Aircraft Near Malaysia: Airborne Units in Power Proj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