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換個角度談談想飛、要飛與不要飛、能飛與不能飛、敢飛與不敢飛的問題!

文/黃揚德


想飛—大多數人內心深處從孩提時期就有的夢!想不想是抽象意願問題,到了要與現實結合,價值觀、付出、家庭等等因素影響,但只要是沒有跨出實際的第一步,那就會永遠停留在夢的階段,也就沒有所謂放棄或退縮的問題!

要能談到「要飛、不要飛」的階段,這是一個主觀意識的問題,先決條件必須要是你有資格飛、能飛的,決定權是在自己不是別人,當然家庭、親友、同學、大環境、壓力…..等等都是影響因素,一定經過自己心裡的盤算及價值觀的考慮才能做出來的決定,後果都是自己承擔,主觀意識應該予以尊重,是勉強不來的!沒有任何人可以置喙,也不應該與特定因素連結,不需由旁人來評斷!


「能飛、不能飛」很直接,生理心理是否合於訓練,學術科是不是達到訓練的標準與進度,是否通過各階段考核取決於客觀評斷,不會因為個人意願或其他因素而改變。長久以來也不見空軍各級訓練把關有任何鬆動現象!倒是想加碼談談飛行部隊與部訓隊下來的問題!以精確的術語來說叫作該機種停飛,停飛的原因不外乎品停(品德)、技停(技術)與體停(生理),如果只是因為機種特性單純的技停,基本飛行技能沒有問題的話,在部訓隊或新一代機部隊都不乏有人轉戰空運、反潛或救護隊而有另外的發展!停訓或停飛應該是比較中肯的說法!


最後談到「敢飛」與「不敢飛」的問題!舉個例 官校準備要放單飛,往往教官們會說「小伙子!敢不敢放單飛!」大多數學官的回答是:「報告教官,敢!」對話通常是以「好!明天送考!」作為結尾,也有教官用反向激勵法「靠!飛成這樣你也敢,我不敢明天再加強一批,換個教官帶……」所以敢飛不敢飛,是個抽象客觀的問題,是由外界來加註解,敢與不敢客官你說了算!小伙心中自有一把尺!


幾年前網路上看到的很貼切的一段,小朋友上學,明明出太陽卻裹了像顆粽子「有一種冷叫做阿嬤覺得你會冷」家人很重要,影響力也最大!因緣際會曾經擔任二次的空服中心主任,處理過幾起飛安事件,尤其二件T-34C與當時46隊隊長F-5F事件讓我刻骨銘心,都是訓練單位,除了要持續分析調查到底造成的因素為何?天安特檢!當時也以壓力檢測心理輔導等針對同僚眷屬安撫!希望能把影響降到最低!當時的相關措施都已經轉換成為SOP,說之以理,動之以情!受訓的同學通常溝通輔導起來沒太大問題,但是有一個部份卻是難以改變的,那就是家庭親情,當父母吃了秤砣鐵了心,就不讓你飛!你怎辦!?極少數的案例也就退訓了!


我很能感同身受,我們當時基本組開飛第三天,同學就在阿蓮IP返場途中在眾目睽睽之下砸了!一團火!我們依往例沒飛的在機坪等飛機,只見回來的教官們頭低低的不發一語指了指提示室要大家回去!回來的同學們則是一臉驚恐久久無法言語!有沒有陰影!?當然有!掉眼淚的掉眼淚,吃不下的睡不著的比比皆是,當時官校讓我們先停飛,集中上課輔導,其中不乏也有長官來問「怕不怕?」大家想也不想就回答不怕!他說不怕是假的!怕沒關係只要是人都會怕,害怕之餘要想想為什麼會造成這樣,如何避免就不怕了!


我已退伍八年多,以我的了解,現在的空軍在做的絕對比當年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報載切入的角度的確引人非議,然而經過網路臉書的發酵轉化,也看到了一些如「淘汰的...叛X...」、「慢走不送」等等比較情緒的字眼!如果我們是站在空軍本位的立場來看,技停體停的人只是因為他個人的因素,無法在這個機種或全部的機種完訓而已,空軍不是一直在教育我們空技勤一家!空軍作戰是一個”TEAM WORK”少了誰都不行!如果脫離飛行線是自己的意願,不論是不是受家人或環境的影響,空軍該做的也都做了!何不妨給他們一些祝福!不是嘛!?


作者為前F-16種子教官,曾任第17作戰隊隊長,上校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