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出任務—七七抗戰勝利70週年國防展演

文/王鳴中 圖/軍聞社卓以立


民國104年適逢七七抗戰勝利70週年,國軍的文宣單位通常會在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等重要戰役的逢五逢十的時候,辦理一系列的活動,例如音樂會、出紀念專刊、藝文展、史料展等,大部分偏向靜態活動,可是抗戰勝利70週年可不一樣了,除了各項活動照舊外,並在湖口裝甲兵基地實施國防展演,也就是俗稱的閱兵,為什麼要如此盛大呢?因為當天老共也要在天安門廣場閱兵,紀念反法西斯戰役勝利,可是眾所皆知,抗日是國軍打的,老共不但沒打幾場像樣的仗,還常常襲擾國軍,現在為了爭奪抗戰話語權,把功勞通通攬到自己身上,這誰都咽不下這口氣。


要知道國軍每一個單位的隊史,不管番號如何變更,只要往前回溯,八成參加過抗日戰爭,以我們空軍為例,當初參加「八一四」空戰的21、22、23中隊,至今仍在嘉義駐防,另外國人熟知的飛虎隊,7、16、26、27、28等隊,現在還是存在,戰報、隊史仍然完好的保存著,這些歷史歷歷在目,當年飛行員血戰長空,老共憑甚麼抹煞,還搞的一個八百壯士跳黃河的神話,再不正本清源,這段歷史大概也拱手送人了。


後來上面大概也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所以就增加了國防展演,規劃在湖口裝甲兵基地,以空中、地方分列式及戰技操演的方式實施,其中最令人矚目的就是,重新複製當年使用的武器,及邀請參戰老兵著當時的軍服,一同參加遊行,這無疑是活動最大賣點,自然引起軍事記者相當的矚目,也非常熱心的報導,但是還是發生了兩件小插曲,為活動增添許多話題性。

請老英雄來參加閱兵,當然要隆重以對,尤其空軍是軍官作戰的軍種,每位前輩期別都大得嚇死人,講難聽點,當這些老前輩正叱吒風雲時,總司令說不定還在讀幼校呢,所以我們特地訂製了當時的飛行服,但是配件例如手套、飛行帽、飛行靴等需要另外籌購,打扮起來前輩們各個英姿煥發,在這七月天穿著厚重的飛行衣,還要一遍遍參加預演,非常辛苦,結果一次預演的照片公布後,被眼尖的記者看出來,飛行帽居然買成共軍的飛行皮帽,這下大條了,在一連串的檢討下,最後以承辦人調職結案,學弟買不對也沒人懂,層層長官看過也沒問題,最後還是調到花蓮去,實在很倒楣。


另外就是將過往三、五大隊的中美混合團的飛機做複刻彩繪,剛好是彩繪一架F-16和IDF戰機,早就引起航迷跟記者的矚目,我們的後勤單位也不負眾望,將鯊魚嘴、飛虎弄得漂漂亮亮,還加了日本的小國旗,意寓每一面小旗代表擊落日機一架,後來又把戰果塗銷掉了,引起大家的揣測,是否引起國際爭議,我們還特地開了記者會說明,大意是重新做了歷史考證,參考世界各國辦理相關紀念活動,均未將戰果塗裝於現代戰機上,因此依國際慣例辦理塗裝修飾云云,才逐漸降質疑的聲音降下去,處理這兩件案子,只是小插曲,我要講的是當天的情形。

到公共事務組報到後,發呆了兩天,沒值日就不用處理新聞,剛到又沒業務,學弟各忙各的,也不好意思叫我做事,後來國防部新聞處通知,各軍新聞官都要去支援國防展演新聞接待任務,到了當天我們就去新聞處報到,現場中外記者非常多,新聞處的人叫我去報到處幫忙換證、發新聞手冊,我心裡就犯滴咕,我誰都不認識,怎麼接待啊,後來看了一下,就是請記者簽名、換證,我們再發採訪證與資料,好、不難嗎,我就協助發東西,記者來報到時,若是不熟的,總會禮貌問一句,請問是本媒還是外媒,以增加報到速度,後來來了一個很年輕的男記者,我就很禮貌的問他「請問本媒還外媒」,他以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我一眼狠狠說「你有事嗎?」,扭頭就走,意思就是你怎麼可能不認識我,當時想想還真悲哀,都四十多歲了,還要被這種小毛頭修理,算了,剩一年就服役滿廿年了,一定馬上退伍,再也不受這種鳥氣。


後來押著記者專車去湖口,一路倒相安無事,因為我押的車是國外媒體,反正語言不通,就好好休息吧,我心裡也覺得奇怪,外聯官不押外媒車找個新人來押,沒關係等我到時候摸熟了再說,到了現場,安頓好記者去攝影點就位,我就沒事了,就找個位置準備看展演,我們李組長突然出現,組長剩10天退伍,一身輕便服裝,像是來參觀的鄉親,果然是要退伍的最大,接著展演開始,一切都很順利,只有空中分列式時,有一架IDF戰機在編隊時晃了一下,又引發記者的質疑,是否操作失當或練習不力,只見我們司令部政戰主任輕描淡寫的說,今天湖口氣流不穩定,戰機受到前面梯隊尾流的影響,飛行員立即改正等等,也為展演多了一段小插曲,所以記者也沒多為難我們,之後還有媒體專程去台中專訪該飛行員,讚揚他臨危不亂,反而成為正面議題報導,我也見識到我們張主任的反應及臨危不亂的特質,果然有大將之風。


展演結束時,參觀的來賓陸續離場,記著們不論平面或是電子都拍的很滿意,獨缺訪問抗戰老兵,就請我們幫忙,臨時請一、二位抗戰老兵來做專訪,我們李組長自然一口答應,就去協調軍情處長,因為海外返國的抗戰老兵都歸他接待,就商請他支援我們一個老兵受訪,想不到他以安全及另有行程為由,拒絕讓老兵受訪,組長自然很生氣,兩人就在現場講著講著就吵起來了,當時我心想老人家走得慢,訪又訪不了多久,我就擅自請了一位「永遠的上尉」朱安琪老先生受訪,陸軍也派出一位老兵受訪,結果發現他們在常德會戰中還並肩作戰過,非常巧合又感人,訪完拍完照,趕快請老人家上車,結果發現他們還在吵,我快笑死了,可能天氣熱、又累大家脾氣都不好,趕緊去把他們拉開,說沒事了,趕快引導老先生們上車吧,他們才悻悻然地離開,就這樣在一片混亂中,完成了我第一次接待記者的任務,至於那位年輕的記者,還好他後來轉線了,不然………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