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的故事—令人振奮的成軍典禮

我還小的時候,那時還在部隊當連輔導長,當時新一代戰機不斷的進來,基地常常就辦各中隊的編成點驗,或是各聯隊的成軍典禮,每次都辦得熱熱鬧鬧的,而且這種大型活動,總統都會親自參加,透過媒體的報導,使國人了解空軍裝備不斷的更新,戰力更為強大,對當時的民心士氣,確實有很大的提升作用。


當時我都沒有資格參與,但是因為在總部的關係,聽過有一些很好玩的事,例如基地在辦成軍典禮時,按照慣例除了地面校閱與空中分列式外,另外通常會在棚廠辦理盛大的茶會,會場裡除了豐盛的食物外,另外還要擺上2架新戰機,通常要讓總統上機,拍照留念,所以會場布置非常重要,總要張燈結綵,喜氣洋洋,某聯隊有一次辦理成軍時,可能為了展現空軍的特色,因為我們的軍徽是藍白色,象徵藍天白雲,所以會場布置就以藍白色為主,結果副總司令去預檢,看了之後大為光火,認為色調太冷,沒有喜氣,其實他沒說出實話,會場就像一個大靈堂,趕忙叫總部的文教處處長帶著美工兵,連夜到單位補救,當然基地得各級幹部被罵得臭頭,這就是當年成軍典禮的一個小插曲。


還有一次也是成軍典禮,總統在校閱時,軍旗敬禮時,旗桿居然撇斷了,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我看到之後,到不覺得單位出糗或總統沒面子,我是很擔心那位旗兵長官,因為我曾經在軍校四年級時,但任營級實習幹部,訓練一位三年級的營旗兵,就在校慶前二天預演時,我們的營旗旗桿也斷了,我們趕緊辦理祭旗,雖然事後平安的度過校慶閱兵分列式,但沒多久那位學弟就生了一場大病,還被誤診,然後休學、降期,復學之後還是無法負荷軍校的訓練,就黯然因病退學了,所以我反而擔心那位學長後來的情況,後來聽說還好,可能學長八字比較重吧,這種跟部隊精、氣、神有關的事物,真的不能隨便開玩笑。


等我當了新聞官,已經沒什麼新裝備進來了,但是海軍與空軍奮鬥了快廿年的P-3C反潛機終於要全數交機了,記得我還是上尉的時候,政府推三項軍購,被批得體無完膚,在野黨一直阻擋,國人也不太支持,一直說是凱子軍購,結果這幾項裝備就一直延宕下去,直到政府發現中共軍力跨越式的成長,比我們想像的快速,才正視我們的空中海上及水下的戰力不足,而且現役的S-2T也已老舊,終於同意購買,這時已經延宕好多年了,直到屏東基地的官兵不眠不休下,P-3C反潛機一架一架的飛回來,每每回國就引起記者的矚目,就會來問我們,其實飛機回國也不會有人跟我們新聞單位講,每次被問到都說:「喔!又回來一架啦」,常常搞得很不進入狀況,但也沒辦法。


然後辦P-3C成軍典禮前,還搞了一場熱身活動,就是一架S-2T做最後一次飛行,從屏東飛到新竹,當時S-2機系列的最初母基地,然後就放在新竹基地的軍機展示場,永久保存,所以我們就邀請了記者來拍這歷史的一刻,果然當天來了很多記者,在新竹基地的飛管大樓上,看著S-2T緩緩的滑進大坪,通過噴水的消防車,看著服務多年的老兵得以善終,心中激動不已,因為是中隊長親自飛來的,所以就安排記者對他做專訪,結果一看是我同學方中校,就想整他一下,叫記者起鬨,請他親一下鯊魚機,同學也很配合,就真的親了飛機,我在旁邊一直偷笑,後來跟同學相認,才哈哈大笑。


到了成軍典禮,自然就在屏東基地舉行,總統也親自蒞臨主持,除了辦P-3C成軍典禮之外也辦理S-2T型機的除役典禮,還有各飛行部隊得更銜典禮,也就是空軍飛行部隊的番號由原來的443聯隊改為第一聯隊,以次類推,另外第737戰術戰鬥機聯隊改為第7訓練聯隊;空軍為了展現壯盛的軍容,空中分列式,出動了各聯隊的戰鬥機,還有官校的雷虎小組,從第一聯隊開始以大雁隊形,一一通過司令台上方,向大閱官致敬,壓軸就是S-2T與P-3C同時編隊進場,飛機落地後,S-2T滑進會場,接受噴水典禮後,緩緩駛出會場,結束之後我們還特地開放記者近距離去拍攝P-3C,真的是很大一架,自此S-2T機終於除役,P-3C反潛機登場,正式服勤。


另外一次就是防空部的成軍典禮,早年我們下部隊時,叫做防砲警衛司令部,有25個營、一個幹訓班、一個三軍防空訓練中心,官兵上萬,聲勢是何等的浩大,結果隨著警衛營移編給憲兵,小砲營的裁撤,雖然後來陸軍飛彈有合併一陣子,沒多久飛指部又移編到參謀本部,使得防空部由四個指揮部,變成二個群,編制比陸軍的聯兵旅還小,指揮官也降編為少將,真是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到後來空防的形勢越來越嚴峻,為了統一指揮所有的防砲、飛彈部隊,再度將飛指部重新納入空軍,指揮官也調升成為中將,並成立5個防空旅,所以必須辦理成軍典禮。


當初辦成軍典禮時,防空部各型火砲、飛彈通通要陳展,加上地面部隊,很早他們就在防訓中心開始集訓,結果發生了練習時,播放日本軍歌的小插曲,我們聽到快吐血了,怎麼這麼沒水準,犯這種低級錯誤,趕快發新聞稿澄清一下,免得被有心人士大作文章,趕緊止血,相對的也增加了這次成軍典禮的能見度,到了當天在台南基地舉行,由司令沈上將擔任大閱官,一樣的各聯隊紛紛派戰機編隊共襄盛舉,然後就是司令乘悍馬車校閱部隊,看部隊精神抖擻、士氣旺盛,心想再來個正步分列式有多好,當然是不可能的,就在部隊整齊的步伐跟歌聲中,完成了成軍典禮。


近期以來,中共的機、艦不斷的襲擾海峽周邊,意圖非常明顯,就是要恫嚇我方,瓦解抗敵意志,所以這兩支比較近期成立的部隊,在防空安全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尤其是經過部隊裝備的轉換以及磨合,戰力已日漸成熟,尤其是防空部,當新的防空飛彈不斷的採購、自製,所需要高素質的人力以及在強大戰備壓力下,如何維持部隊的精實,確實非常困難,而P-3C因為採購了延宕十多年,現在已算是舊型裝備了,如何在商源消失前,發揮她最大的效益,真的需要空(海)軍多多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