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的故事—召開臨時記者會

文/王鳴中


國防部按慣例每週二上午十點都會召開例行記者會,主要是邀請各聯參來說明當前國防最新政策,通常都是行禮如儀,除非是有重大事件如漢光演習、營區開放的資訊等,軍事記者才會有比較詳實的報導,另外就是引發社會矚目的事件,例如演訓意外、重大軍紀事件等,就會召開臨時記者會,當然通常都是由國防部來召開,而且國防部搬遷後,有很好的記者會場地與設施,自然策辦起來非常方便。


早年國防部還是發言人室的時代,國防部例行記者會通常都是發言人一人打全場,最令人深刻就是孔少將,他總是很不卑不亢的報告,那時議題也不算少,但是他總能準備得很充分,一一回答記者的問題,後來換了一任劉少將,他就比較會運用組織,與哪個單位有關的議題,他就請業管的聯參次長或處長來報告,他就扮演串場與指導報告人如何報告的角色,也可以將事情說清楚,後來大概也就循此方式實施至今,但是這樣做不是沒有風險,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善於應對媒體,很多人當了將軍都還不見得可以應付自如,最誇張的就是洪仲丘案時的那位軍法處長,每次發言都引起許多無端爭議,講到最後軍法都廢掉了。


通常司令部級有甚麼議題時,都是書面或由軍種的發言人來統一答覆,有時題目不大或不是很重要時,我們就會授權給單位的政戰主任回復,而我們新的司令部落成時,也規劃了一間不輸國防部的記者會會場,位置算是在營區外面,可以自由進出,不受管制,還有停車場,但是使用多年來,我們單獨開記者會的機會不多,這間記者室就長期閒置,結果這個場地就被後勤處「借」走了,成為開標室,就再也要不回來了,反而造成我們真的要開記者會時,我們沒有場地的窘境。


結果現世報來了,有一年我們飛彈部隊,在九鵬基地實施鷹式飛彈的實彈射擊,結果就在尾聲的時候,有二顆鷹式飛彈應該是飛彈藥柱老舊,造成燃燒不完全, 射出去沒多久就爆炸,所幸沒有人員傷亡或財物損失,但是實在太明顯,早就被民眾拍下來,那天是將近中午,我們吃完午飯,唐組長利用中午時臨時外出去辦事情,突然政戰主任就打電話到辦公室說,國防部說要我們召開臨時記者會,我一聽,唉呦!組長不在要怎麼辦?


沒辦法我最資深,硬著頭皮幹,先通知組長,他一時三刻也趕不回來,鄭主任下來了,說有規劃了嗎?我只好趕快說,場地預定在第二會議室,是一個可以容納200人的大教室,馬上用簡訊通知記者,下午3點開記者會,通知庶務組安排記者停車及SNG車的位置,以及開放北安門出入,規劃由管戰訓的副司令主持,督察長、戰訓處長、後勤處長、保指部指揮官以及防空組組長參加記者會,政戰主任、副主任都列席,主任初步同意我的規劃,就去報告了,我開始編組參謀做細節。


首先就是借第二會議室、開空調、燈光並在電子看板上打「空軍司令部記者會」,準備簽到冊、茶水,再來就是跟防空組要當天的背景資料了,另外長官還要我們預擬記者的提問,這就難倒我了,我又沒飛彈專業,也不知道他們的想法,乾脆一不作二不休,直接問記者:「〇〇兄,等會你要問什麼啊?」,就解決了我所有的問題,有問題在手,直接請各單位提供資料,經過一番繕打,資料總算完成,全組已經人仰馬翻了,因為再不久記者陸續就要來了,這時國防部新聞處長也帶參謀來,場地看一看就跟不裡面的長官去研討案情了,就在這時候組長終於回來了,真是可喜可賀,因為這算大事,難得發生,又有畫面輔助,自然吸引了許多的記者到訪,司令部一時之間非常熱鬧。


等各家媒體準備得差不多,攝影機也都架好,線都拉好了,列席的長官依序就位,不久張副司令就開始主持,各業管也一一作答,只是有個小插曲,輪到防空組組長回答問題時,不知道是太緊長還是怎樣,講得坑坑巴巴的,結果他的老闆戰訓處長直接把他叫下台,自己來回答,我們當時就想,慘了,這位組長回去一定會被修理,希望他沒事,因為這次總共打30發,僅2發有問題,命中率達93%,所以只有一天的新聞,再我們還算明快的處置下,迅速的了結此案。


過了幾個月,新竹基地一架幻象戰機,在夜航的時候人機失蹤,消息傳來時,其實辦公室都準備要下班回家了,大家又紛紛回到辦公室準備應戰,果然沒多久,我們辦公室、公發手機全部滿線,都是來問資料的,自然忙得不可開交,整整搞了一夜,大家筋疲力盡,隔天上午時又說要開記者會,說明失事跟搜救情況,新聞官們已經一夜沒睡了,又忙著要開記者會的事,還好有上次的經驗,很快地就完成了所有的準備,至於背景資料、圖表,就由督察長室來提供,優是一個中午沒睡,大家累得半死,後來還是張副司令主持,另行性報告由督察長報告完之後,就點記者提問,結果第一個女記者就問:「是否為駕機叛逃大陸?」搞得所有人大傻眼,台下的記者也幹聲連連,副司令當然義正詞嚴地否認,結果隔天在立法院還有委員依此質詢部長,氣得馮部長大罵「他媽的」,飛行員出身的馮部長,怎麼不知道這種問題是對飛行員最大的羞辱,並直接指示國防部,該媒體為不受歡迎之媒體,不准進行採訪,總算為空軍出了一口鳥氣。


當然也不是臨時記者會就是不好的事,有一次國防部開臨時記者會,就顯得喜氣洋洋,大家都以為要正式宣布美國要賣新的F-16戰機給我們了,結果副部長雖然沒有明講,但意思也到了,然而新機採購的新聞攻防,又是另一個故事,還有一次是黑鷹直升機失事,臨時在國防部開一個失事說明會,結果我們政戰主任打頭陣上台去開場,結果被記者問問題問倒了,在台上支支嗚嗚答不出來,從此之後他再也不參加任何記者會,都請督察長或參謀長上陣代打,軍種發言人不願意參加記者會,也不願意回答記者問題,這也算是奇人奇事一樁。



作者為備役空軍中校,曾歷練輔導長、新聞官等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