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的故事—彰化戰備道起降



當初經國總統在做十大建設時,中山高速公路除了交通用途之外還兼軍事需求,故參考德國等先進國家,保留了部分路段,作為戰備跑道,供若是機場遭到攻擊,作為在空機緊急降落、整補的替代方案,當然很多人會質疑功能性,但是我倒認為這是一種實力的展現,全世界沒幾個國家的空軍能做,因為要耗費相當大的人力物力,以及高超的飛行技術,說沒用,老共也偷偷地在做啊!難道它們會比我們需要更多的備降場?

漢光35號演習開始規劃時,就傳出來這次要做戰備道起降,沒多久記者就紛紛來求證,我就去問唐組長,唐組長就間接地承認,我就趕快請管漢光的學弟去調老案來看,因為距上次已經5年沒辦了,全組上下都沒辦過,甚至沒看過,後來決定在花壇戰備道演練,由第三聯隊來執行這項任務,一時之間成為這次漢光演習的最大亮點。

這其中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媒體獲得證實後,就紛紛報導此次演練的科目,都用老稱呼「花壇戰備道起降」,不料引起秀水鄉鄉民代表會的抗議,說起降的路段明明在秀水,怎麼老是說花壇,說鄉親很洩氣云云,當時我建議就直接用戰備道起降就好,不要提地名,後來長官覺得也不妥,就擴大範圍改成彰化戰備道起降,誰都不得罪,有時長官的思維還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接者就要開始整備了,當然,這項演習的主導是國防部新聞處,他們負責邀訪、訂餐廳、飯店,安排交通住宿等,我們則是安排現場的攝影點選擇、攝影高台搭建,並責由第三聯隊實施敦親睦鄰及記者到訪的行政事宜,當時三聯隊的政綜科長是個老手了,底下又有幾個精幹的參謀,在組織各項任務上並未給司令部帶來很大的困擾,只是第一次預校時,承辦的學弟回來後哀哀叫,因為現場四周都是農田,連日陰雨,搭高台的地方泥濘不堪,恐有下陷或歪斜的危險,高台高達6公尺,若有人掉下去還得了,又不能移位置,移了又不好拍,只好請三聯隊監工時一定要地基打穩,也祈禱天氣不要再下雨,能讓記者平安上下高台。

當然,國防部也是全力以赴,我們一次次去國防部參加推演,也就是要讓每一個不論是國防部還是司令部的新聞官,知道甚麼時候、地點自己的任務是甚麼,不要有人沒事,也不要有人忙得團團轉,因為這次來的記者非常多,光電子媒體就有15家,其他的報社、雜誌社、外國媒體更不要講了,我們也開始規劃如何維持現場的秩序,因為高台危險,又沒有護欄,若攝影記者發生推擠、卡位,連人帶器材可能都會「重落地」,另外攝影台與總統的觀禮台距離很遠,所以總統觀禮台那邊就由軍聞社統一供帶,才解決了這個問題。

第二次預校時,我們循例帶了二位記者一起去會勘場地,高台已經搭起,看了半天還是以記者安全為最高考量,唐組長就說,既然有15家電子媒體,就把高台分成15等分、編號,當天抽籤,抽到幾號就是你的位置,也別搶了,免得危險,隨行的記者大哥都覺得是好方法,其中邱大哥更是自告奮勇,邀在現場維持秩序,邱哥德高望重,在他的管制下,比新聞官拿大聲公喊到失聲都管用。另外唐組長又提出了空拍的想法,我們幾個新聞官面面相覷,要怎麼搞?唐組長打聽出當天會有一架黑鷹直昇機會在現場空拍,原本只有軍媒上去,當機立斷跟長官報告後,允許一位民間攝影記者登機,當天隨行的徐兄弟自告奮勇,他就成為戰備道起降惟一一個在空中攝影的民間記者,也算空前了,唐組長常有大膽而創意的想法,而且說做就做,在他身上實在學到不少東西。

到了操演前一天,我們的記者採訪手冊、行政手冊都已經奉核定,下午帶著記者浩浩蕩蕩的出發,看到許多好久不見的老朋友,各家都精銳盡出,抵達台中之後直奔福華飯店,也就是記者下榻處,們就像導遊一樣一一分配房間,並告知幾點開說明會、幾點用晚餐,等記者安頓好之後,稍事休息,就準備要開記者說明會,由第三聯隊的政戰主任主持,說明了明日出發時間及注意事項,並說明攝影位置由抽籤決定,到了現場不要搶,因為隔日早上0430時就要出發,所以記者就早早休息啦,養精蓄銳,明天將是辛苦的一天。

戰備道演練對基地來說實在非常辛苦,因為還要實兵預演,因為是高速公路,不能去預演,只能在基地演練,就算所有助導航設施、跑道燈及攔截網架設好,演練完又要重新拆掉,基地的官兵每天無日無夜的整備,實在是精神及體力的考驗,更重要的是要耐得住煩,各級長官來督導,會有各式各樣的指導,改來改去,這才是最感痛苦的地方,另外飛行員所要面對的是較機場跑道窄又短的戰備道,如何精確的落地,不知道在模擬機上練習了多少次,為的就是要在演習時成功落地,向全世界證明空軍的一流戰力。

到了當天清早,領了早餐後記者們魚貫上車,到了現場天已經微微亮,四周都是農田及荒地,空氣中散發著微微的養豬味,非常的鄉村風,但現場早已聚集了大批的民眾,甚至有人徹夜留守、烤肉,就為了一睹戰機起降的風采,看到現場真是令人感動,各項設施已經完成,各項助導航設施、航管的ACT早已備便,清掃車一遍遍的來回穿梭跑道,天上的黑鷹直升機不斷盤旋,跑道周遭架設了防空飛彈與三五快砲,模擬保護跑道安全,記者們抽完籤就直接去指定位置上拍攝,秩序出奇的好,只是覺得奇怪,空拍的直升機怎麼不靠近一點,飛那麼遠是拍個甚麼鬼啊,後來才知道,ACT的指揮官為了保持空域的淨空,不准直升機靠近,後來也算趣事一則。

操演時間已到,三軍統帥蒞臨,首先陸航無人機登場,做戰場偵蒐,然後重頭戲登場,F-16V、IDF、幻象2000戰機及E-2K預警機依序降落成功,陸航直升機實施警戒,運輸直升機補給航材,緊接著立即加油掛彈,任務結束之後,機隊又一一重新起飛,再度投入戰場,圓滿完成,等記者拍得差不多,現場連線也做完了,我們就帶記者們回三聯隊用餐、發稿,並請參演的三位隊長接受記者專訪,我才發現F-16V的隊長是我同學,想到我和林同學在少尉時代,一起在寢室喝酒、吹牛,喝完酒還愛偷開于同學的小跑車,半夜在官校裡飆車,多年不見已成為成熟穩重的隊長了,而且親自帶飛完成此次重要的任務,真是與有榮焉。

這次漢光演習結束了,也就是我最後一次去參加漢光演習的採訪了,隔年雖然也有科目演練,那時我已經準備退伍了,就不再參加了,想到這5年來年年參加漢光演習,有一年在昌隆農場聯雲的前一天,我們幾個新聞官、唐組長下榻在屏東市,晚上我們跟于副主任一起去屏東夜市吃牛肉火鍋、喝啤酒,席間問到學弟怎麼還沒女友,就很熱心的幫他介紹,結果夫人將女生照片傳來,他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因為條件實在不太好,也成為趣事一則,如今于副主任已經殉職,當年的學弟還是沒有女朋友,不過已經升上校了,有合適者可以私訊我,這篇文也算紀念大嗓門、喜歡喝兩杯的故于親文中將,表達我們曾為長官部屬間的一段情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