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的故事—新聞官到底做甚麼?


王鳴中提供


告別了我喜愛的情報學校,交掉了處長的職務,我就開著車下山了,其實陽明山到大直很近,沒多久就到司令部公共事務組,去向組長李上校報到,李組長我們很早就認識了,那時我是中尉勤務隊輔導長,他是少校福利官,我常派人去幫他打掃營站,我去報到時他只剩15天就要退伍了,我就忍不住抱怨,幹嘛叫我來跳火坑,李組長只是笑笑地說,這裡很好玩的,後來就介紹我給組上的同事認識,組長開口就說,這是新來的首席,都認識他吧,就這樣草草結束了,我就正式開始了新聞官的日子。


國軍的新聞官大致區分兩種,一種是專業的新聞官,就是電台、報社跟新聞通訊社的新聞官,它們要負責採、編、攝影、剪輯主要是做新聞文宣,展現國軍的精實壯大,透過電視節目、軍報及電台節目來宣傳,除了錄製國防部要求節目外,還有許多臨時的拍攝任務,在三大裁軍案後人力精簡下非常辛苦。


另外一種就是我們這種在各司令部、軍團的新聞官,我們主要是對媒體記者的探詢或各類與軍種有關的新聞議題,去鑑別、向業管單位或部隊求證,取得書面資料後,再依長官的指導是發佈新聞稿說明、澄清,或是寫擬答稿交由發言人向記者說明,機制大概是這樣,看似不難,其實是很不簡單的。


首先新聞的來源,有電視(新聞、政論節目)、報紙、網路新聞跟週刊,每一種媒體特性都不一樣,甚至於說每一位記者有興趣的主題也不一樣,有的喜歡人事、各級長官的調動,有的喜歡武器裝備,對於本軍要採購甚麼裝備都會提出建議,非常熱心,有的對典章制度十分了解,有一次某基地某隊辦除役機典禮,邀請記者去採訪,單位也很用心,製作了該型機的服役歷史展板,結果某位資深記者到看到一則史料,直升機載著總司令及各級長官,因為機件故障,迫降成功,人機均安,正副駕駛分別獲得獎勵,副駕駛是尉級軍官,資料上寫獲得三等雲麾勳章,記者就說尉級不可能拿三等,一查果然寫錯,不得不折服有些資深記者的專業素養,有的自認為是軍事大師,國軍做甚麼都錯,都要狠狠地修理,還有一種最愛登性騷擾啦、婚外情啊,最後再加一句國軍風紀敗壞了事,也沒有平衡報導,最有趣的一種本身就是航空迷或軍事迷,他對空軍的了解比我待了廿多年還熟。


媒體對於新聞展現的方式也不同,電視新聞通常只有一分半鐘,不管出了甚麼事,他一分鐘就要下結論,好事就算了,如果是軍風紀事件,有一次是一個阿兵哥去火車站女廁偷窺,電視台每一小時播一次,長官就受不了了,就會叫我們想辦法請電視台少播一點,我們又不是電視公司老闆,哪有辦法,紙本媒體就可以將案件從頭到尾鉅細靡遺地寫出來,認真一點的還把歷次的類案做成表格,再度喚醒民眾的記憶,網路新聞最不靠譜,但很多記者會依據網路新聞來探詢,有時候新聞會讓人啼笑皆非,但是還是得含笑(淚)收下議題處理。


取得書面資料也不容易,每次通知各單位有新聞議題,總是被單位的人白眼以對,要嘛就說不是他們的,要嘛就說這是機密不能講,好不容易心不甘情不願接下了,又慢慢寫,新聞議題本來就是求快,有時候給你搞個一天一夜送回來二行字,有時候是國防部開的議題,晚回應又被修理,所以新聞議題處理非常吃力而不討好,我們多次反映,也沒什麼改善,到後來長官比較重視,很多新聞議題或處理,都是由高階長官直接主導,我們要資料也方便許多,處理也比較快,這不代表問題就解決了,因為很多長官仍然視記者為毒蛇猛獸,交資料會留一手,或是軍風紀事件,回報時輕描淡寫,如果我們拿著這些錯誤的資訊,回覆記者,結果記者有更完整的資料,他根本是來釣魚的,那就糗了,最常就是男女不當交往,記者來探詢,我們問部隊,部隊就說沒有啊,只有公務往來啊等等,結果記者直接登照片出來,狠狠打我們的臉,這種事一再發生,所以我們每次上新聞處理課程時,都一再的請求一定要說實話,我們再視情況處理,絕對不會把各單位賣掉。


除了做議題處理外,另外一個大宗是新聞文宣,尤其是電子媒體,製作軍事議題的節目非常受歡迎,也是軍事記者實力的展現,因為記者除了跑新聞外,若能自己做一個專題,甚至獲獎,也是他們自我肯定的方法之一,所以每當記者有什麼新點子、或甚麼重大時事時,就會來來提企劃,例如專訪女性飛行員、人工增雨、雷虎小組、救護隊、單機性能展示的飛行員,都是很熱門的題目,通常記者提出申拍,我們在依內容會各單位是否可以支援,若都沒問題,簽奉長官核定後,就跟部隊約時間、排行程,通常要拍一整天才可以剪出5至7分鐘的節目,若是專輯那時間更長,單位更多,如果是像「傲氣飛鷹」這種大製作,長達6集的節目,就另當別論了,此外還要支援電影例如「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的申訪申拍其實也是需要各單位的支援配合,才能完成。


另外還有我們主動邀約的,例如每年配合國防部辦的「春節加強戰備」、「漢光演習」,自己辦的主要有「營區開放」、「成軍典禮」以及若同一案件太多媒體申訪,乾脆就普邀,不要厚此薄彼,一旦決定邀訪,除了發邀訪通知外,另外要安排交通工具,還好我們是空軍,派機很方便,我們就帶著記者坐運輸機到處跑,雖然搭運輸機並不舒服,但的確很節省時間,還要準備新聞背景資料、記者手冊、餐點、伴手禮等等,行政事項非常繁瑣,但是邀訪的通常效果不錯,除非受訪單位出很嚴重的失誤,否則都以正面報導居多,印象最深刻的是106年新竹的營區開放預演時,IDF戰機在做單機性能展示時,發生故障,落地時冒出陣陣黑煙,引發一片譁然,我們也迅速提供到訪記者最新資訊,並安排飛行員受訪,在現場長官迅速、正確的指導下,將機件故障,轉化為飛行員臨危不亂、處置得宜,反而成為平衡報導居多。


另外,還有臨時記者會、專案文宣、記者餐會、聯誼活動及臉書經營等,可說是非常多元,可是這麼多活動或是議題處理,絕對不是一己之力就可以完成的,需要每個新聞官相互合作,才可以完成,而當時的我甚麼都不懂,就要領導下面的學弟來幹活,但心中還是五味雜陳,反正不管了,幹軍人嗎,哪有甚麼事做不成的,就硬著頭皮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