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的故事—營區開放面面觀

文/王鳴中

圖/俞冠華


空軍基地的開放民眾參觀其實歷史很久遠了,往年常在特定的日子例如「八一四」空軍節等重要節日不定期的開放民眾參觀,直到民國96年國防部全力推動「全民國防教育」,其中有一個項目叫做「國防知性之旅」,就是營區開放,前一年國防部作計室就會規畫各軍營區開放的場次,然後跟各軍討論日期,下一年度的場次就出來了,雀屏中選的基地就要好好的規劃,因為空軍的場子都是很嚇人的。


我們的基地營區開放,區分動態的空中戰力展示跟靜態的裝備陳展,空中動態主要有地主單位的空中分列式,通常是大雁隊型飛一個梯隊,然後就是三型主力戰機的單機性能展示,可以看到幻象戰機的鑽升性能、IDF戰機的靈活性以及F-16最後低飛的的震撼效果,壓軸是雷虎小組的戰技操演,都會使現場觀眾情不自禁的叫好,尤其是雷虎小組的各項拿手科目,例如單機尾隨滾、扇形展開、四機一致滾及向下炸彈開花,總會叫人捏一把冷汗,再加上地面的各式陳展機,都是民眾擷取鏡頭的好對象,還有空軍樂、儀隊的演出,也是非常精彩的,另外還有園遊會等,所以每回空軍辦營區開放,擔心的不是節目精不精采,而是營外的交通堵塞及民眾的接駁問題,因為參與的民眾實在太多,動輒1、20萬,往往造成交通大打結,可見空軍的營區開放是多受歡迎了。


另外除了邀請民眾參與外,司令部也會邀請各國駐華武官、退役將領、空軍「黑黑紅」的老英雄們,以及地方縣市長、仕紳參加,共襄盛舉,除了派專機送往外,中午並在基地餐廳辦理大會餐,熱鬧有餘,這是後話,當然我們新聞單位的任務就是邀請記者來參加及請他們擴大報導、宣傳,活動當天我們並不擔心,因為各家電視台都會派轉播車來報導,我們的重點是平面媒體與雜誌社,因為篇幅的原因,雜誌社往往會給予較為詳實的報導,篇幅也多,但若是活動當天邀訪的話,民眾太多記者往往無法好好拍照,所以我們通常都會在全兵力預校的時機,先期邀請記者做先期採訪,甚至在更早之前就會請資深的攝影記者,走一遍基地各個點,來找最好的攝影點,讓大家能夠拍得痛快。


每每基地在預演時,常外總是有許多航空攝影家就趴在基地外面拍照,有一陣子「要塞堡壘法」對基地內能不能拍照,每家解釋都不同,往往自行規勸或請警察取締就造成衝突,也造成我們的困擾,後來因為臉書剛開始,我們需要大量的好照片,我們組長乾脆一不作二不休,也邀請航空攝影家來拍照,不但邀請還發礦泉水跟便當,先決條件是拍的照片要無償提供給空軍司令部,航空攝影家們當然很高興,也很配合,所以那一年我們獲得了很多高畫質精美的照片,只是後來基地意願不高,就沒再辦了。


我們還會在預校日的時候辦「中華民國空軍臉書粉絲見面會」活動,也就是邀請民眾與我們的飛行特表演的飛行員見面、互動以及玩遊戲,這項活動非常受歡迎,尤其我們還會準備神秘嘉賓,這又是我們組長的主意,結果神秘嘉賓就是司令,參加最多場的是沈一鳴司令,果然他一直是空軍最大的偶像,很多婆婆媽媽的最愛,另外張哲平司令也有參加過,其實張司令效果更好,因為天生的幽默感,往往妙語如珠,與粉絲互動反而更有趣,當然航迷拍照、辦粉絲見面會,當時是我們營區開放的附屬小活動,但是收效其實是很大的。


到了開放當天我們去現場時已經分不清誰是記者誰是民眾了,只能放牛吃草,在新聞中心應變,幫記者處理問題,另外我們還要在園遊會場設攤,推廣我們的臉書專頁,通常是打卡按讚送紀念品,往往造成大排長龍,還有很多人會先加入再退出再加入,反反覆覆來要紀念品,遇到這種民眾你也沒輒,其實當天十幾二十萬人,雖然都會請中華電信增設基地台,但是還是跟跨年晚會一樣,電話基本不通,接駁也很痛苦,有時是車輛不夠,等車的民眾大排長龍,不然就是交通堵塞,人還在車上,飛行表演已經開始,那真是令人氣餒。再者就是千辛萬苦進來了,要走時出不去,基地很大只能慢慢走出去,每次八月辦的時候,天氣熱火氣大,民眾往往罵得半死,其實基地本來就不是專門開放的,所以很多設施並無法讓民眾滿意,但是為了欣賞飛行表演,也請民眾多忍耐了。


當然營區開放這麼多人參加,這麼複雜而繁瑣的行政事項,辦理起來實在不容易,但還是有許多小插曲值得回味一下,有一年在新竹,科目是IDF戰機性能展示,科目做到一半時,發現其中之一發動機有冒一絲黑煙,在我旁邊的陳東龍總編輯就說飛機有問題,果然沒幾秒後,就聽到碰碰兩聲,冒出了火花,戰機就緊急降落,落地後還冒出陣陣黑煙,飛行員在戰機出狀況下,緊急應處的當,人機均安,後來在粉絲見面會還請司令頒紅包給他,獎勵他的臨危不亂,事件發生後,我就蹲在司令台後面用手機打新聞稿,馬上運用即時軟體發出去,化解大家的疑慮,後來各家報導也屬正面,成功化解一場尷尬事件。


還有一次在官校辦營區開放,下午結束時,我們幾個新聞官沒有便機搭,就準備要去坐高鐵,突然官校的新聞官接到地方記者電話,因為他今天無法到場採訪,希望官校提供幾張照片給他,結果官校小老弟說現在在撤收很忙晚點給,記者就生氣了,兩人就吵起來了,後來記者就提告官校新聞官,把事情鬧大,變得我們司令部要出來處理,組長還叫我寫了一封道歉信,慢慢這事情才淡下去,其實那時我們都在,手機裡也有照片,給個兩張就算了,但小老弟有他的堅持,為自己找了麻煩,差一點造成無法收拾的局面。


要說哪一個基地最適合看特技表演,大家應該都公推花蓮基地,因為表演時有山做背景,東部天空又藍,非常漂亮,重點是因為位處東部,參加的民眾不會到十幾二十萬,參觀時也非常舒服,不會太擁擠,有一年又在花蓮辦,前一天晚上下大雨,結果風雨太大,居然將花大錢搭的司令台吹垮了,所以司令部當機立斷,台北要出發的退將、駐華武官及貴賓通通取消行程,原本司令要主持的也換為聯隊長,結果到開場時天氣好轉,所有科目都順利執行,重點是沒有司令部長官參加,我們早早就撤了,趕回台北休假,順便還買了不少名產。


這兩年因為疫情的因素,營區開放也一陣子不辦了,其實營區開放不用那麼正式,每次熱得要死,司令還要穿軍常服主持,實在辛苦,其實沒有長官主持也沒關係,時間到節目就開始也不是不行,另外工作人員都要穿長袖,結領帶戴大盤帽,在37、8度下的高溫工作實在很辛苦,後來發現海軍司令主持營區開放時就著季節服裝,就覺得也不會失禮啊,但是我們就是不願意改,也不知道在堅持什麼,不過營區開放好玩歸好玩,其實蠻花錢的,尤其在行政接待上,其實可以放更多的資源在民眾身上,而不是只放在有資格進餐廳吃飯的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