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的故事—空軍最不願意發生的事

文/王鳴中


我國空軍的飛機種類很多,數量也不少,每日的飛訓、戰演的架次非常驚人,每次值戰情或去晨報時聽到報告,都覺得很誇張,曾聽一位長官說,某友邦的空軍司令到台南基地參訪,看到台南的戰機一批批的升空訓練,驚訝的說道:「台南基地這半天的飛訓量,是敝國空軍一個月的訓練量」,顯見我們空軍是多麼的不容易,在空地勤人員的共同努力下,維持了高妥善率跟低失事率,但是在空中飛行,失事難免,軍機發生失事事件,的確實是空軍最不願意發生的事。


其實空軍軍機失事,近年來已經大幅減少,但是因為媒體資訊太發達,往往都是頭條新聞,然後結論都是歸結飛機老舊等等,實在是不太公平,而且往往大肆報導,就給國人空軍失事率很高的假象,其實翻開資料,我讀過參謀總長賴明湯上將的日記,他在民國56年7月1日就任空軍總司令,內心非常喜悅,結果上任前三個月空軍送他的禮物為失事7次(含U-2被擊落一架),總共損失了U-2乙架、C-123乙架、F-104乙架、T-33二架、F-86四架,搞得賴總司令每天吃不下睡不著,神經衰弱,但失事率還是居高不下,就知道空軍擔心軍機失事,古今皆然。


等我當了新聞官,就要面對及處理這類的事情,那一年我跟唐組長剛調到事務組,就發生了官校AT-3教練機教官跟學官失蹤的事件,因為山裡面失蹤,一時之間又找不到,消息一傳來,我們辦公室的電話、軍用手機不斷的響,各路人馬紛紛來問情況,我們心想記者真不是白幹的,我們才知道,幾乎同步就知道了,當時大家也沒甚麼經驗,只知道問戰情中心,但是戰情中心的資訊既不完整態度又惡劣,不久唐組長就默默地打了一個電話,不久資料就來了,原來打到空勤人員服務中心,就要到兩人的資料,拿到資料新聞官就有了底氣,我就敢接電話了,因為唐組長有時忙不過來,會請我代接電話,也是他對我的信任,認為我講話比較得體,不會亂講,自然成為新聞部門的「二軌」,所以有時新聞報導會引用「空軍人士表示」、「空軍官表示」,那大概就是我了。


這時許多人打電話到官校去詢問,因為官校政戰主任不是飛行兵科的,怕有些事情講不清楚,唐主任就請長官考量在官校找一位高階飛行幹部來主答,結果就由官校副校長黃少將主持記者會,並於每天的定時定點說明搜救情形,以說明外界對於搜救進度及現況,也因為這個建議,黃少將以後歷練聯隊長、司令部督察長到中將參謀長,都是由他或報告或主持,全軍現在他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唐組長的靈機一動的舉措,為空軍發掘了一個人才,後來黃少將來司令部任職時,常來找唐組長聊天,也喜歡跟我們新聞官哈拉兩句,非常平易近人,等我退伍之後,空軍不幸又發生了幾件失事事件,還是由他繼續向國人報告,真是一位盡職的好長官。


當然沒多久兩位教官的遺體就找到了,運送下山之後,接著就是公祭,就選在空軍官校舉行,總統也到場致意,我們當然是做記者的接待,官校的全體學生也在忠勇路旁分站兩側,向這兩位教官與學長送行,相信他們心中也是五味雜陳,直到靈位上了專機,暫厝於空軍公墓,並於隔年的329春祭時才正式下葬,可以說是非常哀戚與尊榮,但是想想殉職的教官,妻弱子幼、父母年邁,國家跟空軍真的要好好照顧她們,後來我們針對飛機失事的新聞處理做了許多檢討,最重要的是及時,就是不要等資料完備再發新聞稿,有甚麼就發甚麼,例如一有狀況先發「00機於何時光點消失,現正了解中」,然後拿到飛行員資料,再發一則簡歷,目的就是由被動改為主動,這樣我們可以減少干擾,讓長官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討論及了解案情,可以做出更明確的處理。


再來就遇到我國駐美的F-16在路克基地撞山的事件,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那一天是美軍先招開記者會,說明這一次事件,因為是假日,唐組長就叫我回組上,協助處理新聞,我先寫了新聞稿,然後許多記者就來問空軍在美軍訓練的情形,其實我們也不太了解,後來資訊不斷的出來,司令部也安排家屬緊急赴美,並在美國開完追悼會之後,高中校的骨灰由長榮班機運回台灣,哪一天我跟唐組長及空服中心的主任及參謀,在桃園機場待命,那一天非常冷,淒風苦雨,等到長榮班機到站,旅客都下機完畢後,我們的專車就直駛入機坪,等家屬將骨灰上車,我們看著車子離開,因為行事頗為低調,並沒有太多的記者到訪,也讓家屬不在干擾之下,平平安安的回國,後來的公祭、安厝就不再贅述了。


新聞官的習慣,就算不值班,也會在大概在晚上7點時離開辦公室,因為那是夜間新聞的截稿時間,除非有甚麼大事,不然都明天再說了,結果就在下班前,唐組長對我說「一架夜航的幻象光點消失」,我們趕快發第一則新聞稿,說明光點消失,後來新竹回報時太緊張,靶飛行時數說錯,我們第二則新聞稿就是錯誤的數據,後來被記者罵死了,拿時情況緊急,也就吞了,只是拜託新竹回報時務必要精準,後來又有傳言說人已救回,記者紛紛來查詢,我們沒有消息,去詢問空作部,只聽到投照明彈的對話,就知道沒找到,我們沒被授權回答這個問題,不久記者就自行澄清說沒有,那天晚上實在是一團亂,到了隔天開記者會,詳情已在我另一篇寫得很清楚了,之後因為何上尉失蹤,我們每天派機、艦去搜尋,就每天發一則新聞稿,說明搜救進度,發了好長一段時間,等新聞熱度消退,才不再發新聞稿,後來仍以作戰失蹤結案,也是首度每日發新聞稿說明搜救情況的先例,也避免掉很多無謂臆測與不實的報導。


到了漢光演習的兵推第一天,通常第一天下午會實施「萬安演習」,我們這些參謀人員就要躲到地下室去,等演習結束,警報解除後,我們一回辦公室,所有電話又一起響起,原來花蓮一架F-16在萬安演習,在擔任攻擊基隆港的假想敵時,不幸撞山,我們還不知道,記者又知道了,我們詳細了查明情況之後,不久一些飛機、人員的衣服、肩章的照片不斷傳回來,就知道凶多吉少,不久就正式發新聞稿,說明案情,這案子之後當然鬧得很大,因為涉及地面戰管指揮有無失誤,監察院還正式介入調查,彈劾很了多官員,後來彈劾書到了司令部,組長問我有什麼看法,我笑笑說:「當然只能講敬表尊重,不然還能說甚麼?」,他就瞄我一眼說:「寫吧!」,其實這案子最令人感動的是吳中校的母親,在公祭場上,雖然歷經喪子之痛,仍然勇敢的拿起麥克風,鼓勵所有現場的人,希望大家還是繼續為國努力,空軍就是有這麼多可愛的眷屬,所以凝聚力總是特別強。


我的最後一次就是黑鷹直升機,這個前面已有詳細的說明了,就不再贅述,其實平常也有多狀況發生,例如戰機煞爆、衝出跑道或飛機在跑道、滑行道故障等小問題,但是若在軍民合用的機場,就一定會上媒體,而且也因為要關閉機場救援,所以會影響航班起降,也要發個新聞稿說明一下,表達歉意,已成了例行公事,要知道守住這一片藍天並不容易,是無數飛行員犧牲換來的,我們當然不希望飛機失事,但是為了確保國家安全,就要不停的飛訓、演習,不要失事就不要飛行,只要空軍還有飛機、還有飛行員,就會義無反顧的飛上藍天,捍衛著我們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