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的故事-軍事記者的聯誼活動

文、圖/王鳴中


各軍種與記者交往最密切的大概就是我們這批新聞官與組長了,雖然政戰主任是司令部的發言人,但是見到記者的機會不太多,通常都是電話訪問居多,所以每當有政戰主任異動,記者們總會說「吃個飯認識一下吧」,通常請記者吃飯或聯誼,大都在三節前後,從國防部到各軍司令部都會辦理記者餐會,除向記者賀節外也順便連絡感情,長官們也可以做一下公關,或者跟記者講幾個八卦或獨家,當然這些獨家都是反覆推敲過的。


其實辦記者餐會,也是很繁瑣的,首先要去跟長官訂日期,看長官哪一天晚上有空,趕快向秘書框住,日期訂了就要去訂餐廳,通常要交通方便而且有包廂的,有一次記者餐會長官指示某家餐廳,結果在內湖路三段山裡面,就很麻煩,找不到路的、沒交通工具的、狀況就會很多,再來就是一一通知記者時間、地點,然後上案子、找預算,除了餐費、酒水之外,還要送伴手禮,以前最混的送法就是送馬克杯跟紀念帽,後來有記者說她家的帽子跟杯子已經快擺不下了,所以送合適價錢又不太高的禮品,其實還蠻難的。


隨著時間接近,我們就要一一調查記者當天是否可以出席,還有司令及處長級長官是否可以出席,這樣才可以排座位,記者座位可不能亂排,資深的自然坐主桌,有些不對盤的、有過節的自然不能排在同桌,另外最好會喝酒的排在一起,該桌主持的長官最好也要會喝,就熱鬧啦,不會喝,來吃飯的,就……好好吃飯吧,接著還要準備主桌資深記者的背景資料、司令致詞稿及近期本軍重大新聞議題的資料,後來有個新名詞叫「談參資料」,這樣長官們才會安心,免得跟記者半生不熟,喊錯名字就糟糕了,這些大概就是前置準備的情形。到了當天長官一一入座,記者們通常都會遲到一點,因為電子媒體下班都比較晚,等人到齊司令致詞完,就是餐會開始,菜一道一道的上,酒一杯一杯的喝,沒多久就會很熱絡,一陣熱鬧後,時間也差不多了,開始歡送記者並贈送紀念品,把長官送回部內,又完成了一次記者餐會。


這種類型的記者聯誼辦了2.3次之後,我們古靈精怪的唐組長問我,有沒有別的辦記者餐會的辦法,每次都只有吃飯太無聊了,我就隨口說「先帶記者去爬我們司令部後面的劍潭山步道,操一操體能,然後下山走去碧海吃飯」,他就想了一下,說這樣太摟了,他就打電話給李前組長,因為李前組長退役後在陽明山當導覽志工,就請教他有沒有比較不難走的步道,然後找一間溫泉飯店,給大家泡泡溫泉後聚餐,李前組長說沒問題,他來想辦法。


沒多久就來訊息了,他說有一條金包里大道很適合爬,金包里大道以前稱魚路古道,是從前台北與金山間運送漁獲的道路,我們規劃由上磺溪停車場出發,一路向上走,終點在擎天崗,後來我就跟兩位組長去爬了一遍,其實若中間不休息、不導覽一直走的話,還挺累人的,路線定了,接著就要去找飯店,後來總算在八煙附近找到一家很適合的飯店,再來是如何跟長官溝通,同意辦這個案子,就是組長的任務啦。


果然!在組長的三寸不爛之舌的鼓動下,各級長官勉予答應,這案子很快就奉准了,我又開始上案子,找預算,這次是要帶著司令及各處室長官出門,非同小可,安全十分重要,時序的安排也很重要,避免太多時間空等,所以這次採團進團出的方式,租賃巴士統一前往,既然都沒問題了,接下來就是細節了,首先要確定日期,通常選在星期五下午,雖然初秋天氣穩定,但是山區我們就有點擔心,就請氣象中心預報當日天氣,預報天氣還不錯,因為活動中午就開始,一直到晚上,所以要提早通知記者,儘早安排假期,免得到時候長官比記者還多。


然後,就開始租車、安排隨行的醫護、安全人員,還要在步道中間設置三個茶水站,這些都不能不注意,還要安排攝影人員,發函給陽明山管理處,請他們派幾員導覽,介紹沿途的風情,再來又是準備餐會,這次酒水、禮品統統要上山,還是要調查出席人員跟排座位,一切都跟平時辦餐會一樣,組上人本來就少,當天根本忙不過來,就請組上以前調出去的同事回來幫忙,正忙得不亦樂乎時,政戰副主任說他要去走一下步道,了解一下環境,他才可以在當日引導長官,他也要去飯店看一下環境跟路線,當時我心想果然是過動兒,愛跑來跑去,我就跟組長陪他爬了一次,副主任體力不錯,爬得很開心,去看場地也很滿意,只是我活動還沒開始,就爬二次了。


到了當天長官們都一身勁裝,神采奕奕,記者們更是興奮,他們大概也很久沒接觸大自然了,當天天氣很好,有太陽可是很舒服,秋高氣爽,到了上磺溪停車場,我們也架設了簡易的麥克風,讓司令致詞,接著就出發了,而我紋風不動看著隊伍上山,我就拉著一個學弟說「上車,我們押巴士去擎天崗等他們」,我已經不想再爬了,可是想到組長要爬第三次,忍不住偷笑,這條步道前半段有樹蔭跟小橋流水,走起來非常舒服,到了後半段出了森林,到了草原時就比較陡峭了,一直要到擎天崗古城門坡度才會漸緩,對於缺少運動的人來爬,是有點辛苦的,後來我就跟學弟在擎天崗遊客中心吃著肉粽等著隊伍抵達,而另一批學弟早就去飯店忙了。


到了飯店先招呼長官、記著們去泡湯,我們開始做餐廳布置,餐會時間快到時就一一請入席,這時記者們經過大汗淋漓的登山及泡完溫泉後,身心都非常舒服,吃起飯、喝起酒來就特別有勁,酒過三巡,記者們一邊和長官聊天、一邊歡唱,場面非常熱鬧,記者也直誇這次活動辦得好,空軍的長官活潑又隨和,我就跟組長示意一下眼神「這把成了」。


後來我們又辦了二子坪步道、擎天崗步道及夢幻湖步道的聯誼活動—依然很受記者得歡迎,而且我們希望部裡面高級長官能與記者保持一定的交誼,避免長官以後擔任政戰主任等要職後與記者太陌生,當然記者也不會因為這樣而改變什麼,寫照寫、罵照罵,這是他們的工作無可厚非,最後,這種案子能成功必須感謝二個人,一位是當時組長唐上校,他是一個腦筋動得快、又有行動力的長官,而且在他底下做是絕對不會煩、亂、忙,另一位是故總長沈上將,他擔任司令時大力支持本項活動,除每次均親身參與外,對於記者要求的合影、簽名從不拒絕,簡直成了偶像,有時經費不足時,他還大方的將自己的行政費支援我們,讓我們子彈充足,每當想起記者拉著他大唱「凡人歌」時,他那自在、雍容的展現,已成為絕響—「問你何時能看見,這世界為人們改變(凡人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