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鳴中

新聞官的故事—IDF戰機與C-47(DC-3)

已更新:5月 25

文/王鳴中


我小學的時候就知道天空中有兩種運輸機,一種是兩個尾巴的C-119,另一種是C-47運輸機,119的造型特殊很容易辨認,C-47就顯得中規中矩,樣子非常地「標準」,而且常在「天龍特攻隊」、「霹靂神兵」等影集中出現,往往在午後的天空,看著這些飛機緩緩地駛過天際,後來因為安全的因素,這些飛機不再飛進台北,也漸漸為我遺忘,但是遺忘不代表消失,軍校畢業到了空軍之後,又再度與她們重逢。


畢業分發到空軍官校警衛營當排長,其實當時C-47已經淘汰,但是官校還有一架停在機坪上,她早已不能飛行了,但是是很重要的道具,那幾年常常有劫機事件,所以防警部非常要求各基地的反劫機演練,尤其是我們警衛部隊的重任,每每要演練時,就會派一部悍馬車,負責拖那一架C-47當作被劫的飛機,我們的戰備機動車就跟著她跑,來演練各項狀況,相當好玩;另外C-119老母雞在我當防砲連輔導長時,下基訓進行空地對抗,居然還在退役前露了一次臉,擔任假想敵機讓我們追瞄,讓我重新又看到老朋友,真是又驚又喜,沒多久這兩型機都進了隊史館,每每到屏東出差,總要看看老朋友。


當了新聞官之後,除了新聞議題的處理,偶爾也要看看有啥新鮮事,有一天國防部的新聞秘書盧老師丟了一篇報導跟提報單過來,說世界知名的「百年靈」手錶公司旗下有一架已經77歲C-47老飛機,正在做「周遊世界最高齡飛機」的壯舉,現在已經到了亞洲,而且台灣的松山機場是其中一站,飛機落地之後會自然會有相關的商業活動,不過在航行的途中,各國的空軍都會以禮相待,會派出軍機伴飛,盧老師上了一個提報單給部長,希望空軍能比照辦理,也獲得部長同意。


相關文件傳到我們空軍司令部之後,我趕快上網看有沒有相關的新聞,結果它們環遊世界飛行有專門的網站,哪一天到哪一個國家都清清楚楚,而且各國戰機伴飛的影片都上傳到網站上,這是一個讓我們空軍露臉的好機會,唐組長隨即要我評估,我就想難得空軍可以上世界媒體,雖然有點商業行為,不過商業活動我們不參與即可,而且世界各國空軍也都有伴飛,沒有理由拒絕,更重要的是C-47我們空軍用了許多年,立下非常多汗馬功勞,也算是空軍為她致敬的活動,我以新聞文宣取向是向老飛機致敬,而非幫忙賣錶,這樣,各級長官才勉予同意。但是;不到一個星期飛機就要來了,時間壓縮得非常緊湊,而且飛機已經老舊,常常會故障,延遲抵達時間,我趕緊向負責這次活動的公關公司聯繫,詢問詳情,當它們得知空軍同意派機伴飛時,也是非常興奮,再三確認了行程,再來就是研究細節了。


首先,派誰去伴飛?我先想到是畢琪1900行政專機,因為她是C-47的接替機種,有傳承的味道,長官不同意,又提出官校的T-34教練機,因為馬來西亞就是派教練機還噴煙,也不錯,照樣被長官打槍,因為她是慢速機,就一直在慢速機上打轉,難道要派130?我始終打不中靶,唐組長喝了一口茶,慢慢地說道:「國機國造喊得震天價響,是不會派國產機嗎?」,我才恍然大悟,莫非要派IDF?組長說沒錯,我就說上案我可以馬上簽,但是派機跟部隊溝通這一段我實在沒辦法,組長說他來搞定,這也是我們長久以來的作業模式,沒多久,唐組長就協調完回來的,長官已經決定,由清泉崗派2架IDF戰機伴飛,我就趕快上案,同時會戰訓處給意見,很快的案子就奉司令核准了。


其實我非常緊張,因為我不太知道部隊對這個案子的想法,很擔心部隊覺得我給他們包工程、找麻煩,因為時間實在太趕,還好,清泉崗的承辦人范中校非常配合,甚至於是說,他對這案子也非常感興趣,所以在他的作業下,所有的航線,會合點以及伴飛到哪裡,很快的作業完成,剩下來的時間,對我而言,就是等飛機到松山了,其他的伴飛事項,都由范中校去張羅,我們只協調了航拍的張中校到清泉崗報到。


到了當天飛機要抵達的時間,我們都進了松指部,抵達大坪去等C-47降落,因為我們不能越界去民航站那邊,只能在軍機場這邊等,所以軍媒以及我們自己的照相士,就痴痴的等飛機落地,沒多久沒報說伴飛成功,伴飛的戰機已經平安落地,照片、影片也拍攝了,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這次因為沒有開放媒體,媒體只能在機場外守候,沒多久一個低沉的機聲傳來,果然,看到她優雅的機身,不疾不徐地緩緩降落,慢慢滑到定點,機師停車之後就下來與大家合影,當然我們不方便,就遠遠的看著,然後讓軍媒們拍個痛快,我的任務結束了,我心裡只惦記著空拍的影片到手沒。


回到辦公室趕快回報狀況,趕緊上了給國防部提報單,不久范中校把影片和照片傳來,一直說很難飛,C-47的最大空速是IDF的最低空速,配合得非常辛苦,但也完成了,他也跟我談到獎勵的問題,其實長官都沒提,但是我答應儘量為部隊的人爭取,確實辛苦,中午新聞就報導了,媒體也知道空軍有伴飛,下午都來要影片或照片,但是長官都沒同意給,整個下午都追著我跑,我雖然有但不能給,實在很痛苦,到了下午五點半,晚間新聞要截稿了,還是沒有消息,記者們只好放棄這一條新聞,等到長官同意提供時,我笑笑說:「已經來不及了,晚間新聞已經截稿了」。


後來要議獎了,人事部門就提出質疑,為何要議?有何依據?我只好說明半天,這案子是非常難得的,讓空軍躍上國際舞台,也是從來沒辦過的,後來人事部門勉強同意,但是做了很大幅度的刪減,我也沒辦法,至少有記了,對於范中校跟他的團隊也不太好意思,但至少完成了一項不可能任務;後來又有噴火式戰機,利用同樣的模式來台宣傳,當然也希望我們協助,但是時空環境已經變了,長官就叫我寫一個利弊分析,我就寫一、我們沒用過噴火沒感情,二、馬上要國慶及天龍演習,部隊忙不過來,就乎攏過去了,那份案子很有趣,含司令只蓋了三個章就核定了,也是我簽過的文,橫跨度最大的一份,跳過了一大堆人,也是我參謀生涯一次奇特的經驗。 #這案子其實是盧德允老師發起的

伴飛實況。

嬌客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