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用自身經驗寫航空發展史—訪談經國號戰機首席試飛官吳康明老師(三)

編輯/吳康明老師親自修改

飛行表演有很多種版本

當年我到美國GD公司,GD公司的飛行員表示若要表演飛行特技(Air Show),需籌組一個團隊來規劃表演的科目。Air Show依據飛行員的飛行技術分多種版本,安排特定飛行員表演,通常最優秀的飛行員飛「第一版本」。舉例來說,F-16最難的特技為起飛鑽升(Figure 9),到特定高度後,做出「9」字的觔斗,藉以顯示F-16的大推力與安定性。由於Figure 9需保持90度垂直飛行並不容易,安排飛行技術最精湛的飛行員表演特技,以完美展現飛機的優異性能。

安排飛行技術最精湛的飛行員表演特技,以完美展現飛機的優異性能。俞冠華拍攝


李天羽擔任總司令時,由於幻象2000-5與F-16剛來台服役,因此安排飛行特技向社會大眾展現三種二代戰機的優異性能。但幻象2000-5所屬的法國達梭公司拒絕由台灣飛行員操作,而是以法國試飛員取而代之,在預演時,幻象2000-5的發動機超溫,因此當天表演未能以最佳版本呈現。F-16的特技表演則由赴美接機的領隊郝光明負責,他在飛完模擬機之後上飛機由美國教官實際帶飛,幾批訓練之後放單飛,我想美國教官一定跟他說飛「第三版本」,不可能放行直接飛「第一版本」。

F-16單機性能展示。俞冠華拍攝


至於IDF,我在練習時會以450海浬速度,在10000呎與5000呎各操作飛行一次。以個人操作為例,起飛後收起落架,待速度達250海浬時表演一個英麥曼機動。全球對於飛行特技的規定為絕對高度不得低於500英呎,因低於500英呎為危險狀態,航空展上不得表演。

吳康明老師駕駛10003原型機進行飛行展示。翁天賜先生拍攝


回想IDF剛服役時,航發中心原想安排IDF前往新加坡航展表演,但遭時任參謀總長的郝柏村上將反對。當時透過航發中心的工程師協助計算飛行特技的相關數據與設計檢查點,以完美呈現各式飛行特技。而上一篇所提過之羅化平將軍曾說到:「在飛行時需思慮縝密、綜觀全面。坐到座艙後,需試想各種飛機可能發生的狀況;例如:逃生技能、發動機臨時熄火的解決方案…等等。若能先預想到各種可能的危機,待危險實際發生時,就能快速且有效地脫困。」


性能發揮取決於飛行員的技術

由於特技表演連貫且緊湊,無法停頓思考接下來的動作,我個人在飛行前半小時會找尋一方僻靜之地,藉以沉靜思考飛行特技的操作方式等等,以成功展現戰機的性能與吸引觀眾。

就硬體來說, F-16與幻象2000-5較IDF的性能強,因此,在飛行特技時,若F-16能展現100分,則IDF能展現80~90分。但若再搭配飛行員的高超技術,則IDF的表演有可能勝過F-16。

飛行表演的精彩度取決於飛行員的技術。俞冠華拍攝

如果飛行員有優異的飛行技術,則IDF操作起來的性能不會比F-16差。空軍司令部


當年兩國論時,唯一能在台海上空偵巡的僅有IDF。由於IDF加裝中科院自行研發的iRWR(雷達預警接收器),再搭配中科院自製的武器,攻擊射程較F-16與幻象-2000為佳。

IDF戰機搭載TC-2C飛彈及萬劍彈,此為合成照。俞冠華拍攝


試飛完的科目拿到展示飛行上

我們在設計表演項目時會先查技令,難度最大為飛在飛行包絡線的邊緣,可考驗技術與膽量俱佳的飛行員;而若膽量較小的飛行員,可選擇以最安全的方式飛行。以低速飛行為例,飛行員的飛行速度可分為三類:很慢、慢、略快。我認為後兩種無法完美呈現低速飛行,僅可歸類為戰機操演,以聲音效果吸引觀眾,無法展現低速時的飛行技巧。

IDF戰機展示低速慢飛。俞冠華拍攝


戰機的性能是慢慢測試出來的

飛行員起飛與降落都須向空軍報告,空軍藉各次飛行以記錄飛機的性能。由於IDF為我國自製,因此各項數據需仰賴每次飛行來收集;例如:飛機結構能承受的最大G力、高速時飛機的穩定性。而航空器最重要的部分為結構體,以太空梭為例,結構要求非常嚴格,因為從外太空回到大氣層時,太空梭需承受強大的壓力,因此結構強度非常重要。再以伍克振A2機失事意外來說,即是由於飛機在高速接近音速時會產生抖動及不穩定所造成,後來航發中心的工程師在襟副翼的上下表面各加上1條的擾流板(spoiler),經過試飛驗證後明顯改善,最終解決了高頻振動現象。

航發中心的工程師在襟副翼的上下表面各加上1條的擾流板(spoiler),經過試飛驗證後明顯改善,最終解決了高頻振動現象。俞冠華拍攝


展示飛行的傳承

IDF是民國78年5月28日首飛,同年的10月29日在李登輝總統面前展示飛行,期間僅約半年的時間,試飛測試項目尚未完成,執行的科目就較簡單些,後來航發中心的試飛官們,都希望能夠把已經試飛完且獲得資料的每一個科目去做展示飛行。

IDF首次公開展示為1999年的桃園航太節,我參考技令與美軍F-16的展示飛行,設計與執行IDF飛行特技項目,直至2004退休轉任顧問為止。2008年由於空軍營區開放的需求,因此由台中三聯隊遴選徐一方為種子教官至漢翔接受IDF飛行特技的培訓,由我親自帶著徐一方飛模擬機,並順利將此技術傳承予空軍三聯隊,後續在每次的營區開放中皆有IDF的特技飛行展示,時至今日經歷十年,目前接棒的為第六任侯正男中校,而我也非常期待侯中校的表演。

註:空軍第一任為徐一方上校(已退伍)、第二任吳杏先上校、第三任周孟勳中校、第四任劉世博中校(已退伍)、第五任畢世全中校、第六任侯正男中校。

吳康明老師與即將接任IDF單機性能展示飛行員的侯正男中校合照。俞冠華、龔家暐拍攝

吳康明老師期待新任的特技飛行員侯正男中校能將IDF戰機單機性能展示的技術與精神持續發揚。俞冠華、龔家暐拍攝

本文感謝漢翔公司協助採訪,漢翔公司顧問吳康明老師親自校閱內容。

圖片提供、拍攝:翁天賜、俞冠華、龔家暐、國防部空軍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