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用自身經驗寫航空發展史—訪談經國號戰機首席試飛官吳康明老師(最終回)

編輯/吳康明老師親自修改

Air Show展示飛行經歷談 戰鬥機在剛生產時會先做幾架原型機,例如第一架飛機做A測試,第二架飛機做另一個B測試等等。另外還要有應力測試機跟彈射椅滑軌測試機,所以IDF除了四架原型機(10001、10002、10003、10004)之外,另外還有傳說中的A5、A6原型機,那其實就是應力測試機跟彈射椅滑軌測試機。 而在航空展(Air Show)要表演的時候,並沒有規定要用哪架原型機去擔任展示飛行的任務。而當初為了飛行展示漢翔購買了兩具噴煙器,每架原型機都能掛,但就差在選擇電門要修改,所以原則上都是10003原型機在展示飛行。 飛幻象特技的首任飛行員是柳惠千,他飛的可能就是法國原廠試飛官教給他的第三套版本,但後來在飛行多次有了經驗之後,我國空軍又自己創了一個版本。

幻象2000-5單機性能展示 俞冠華拍攝 而飛行展示的目的是什麼?有一次我們到智利去參訪當地航展,F-16從美國千里迢迢飛到南美洲參加,美方的飛行官叫Steve Battor,就是當年我們去美國飛F-16時的帶飛教官。而他的表演一看就知道是專業飛航空展(Air Show)的飛行員,且擅長的是高攻角科目。現在要表演,可能半年前就已經開始練習,目的就是要保持飛行的熟練度,以求在正式表演時不犯錯。而換到智利空軍上場時,就和我國空軍在基地開放時的表演很像,就是部隊飛行員平常的戰技訓練,只是拿來低空做「展示」。 從「單機性能展示」的角度去看,飛行員做這些科目的目的是要讓大家驚艷,但這些科目又有分別,飛機有等級,飛行員當然也有等級,而每個飛行員的技術不同,所以今天可能某位飛行員被建議飛第2種版本,給他太高難度的版本他可能無法勝任。如果你不是一個技術純熟的飛行員,你做的科目可能就不會那麼完整。所以飛行表演的科目會有好幾套版本,而這些版本就給擁有不同飛行技術的飛行員操作。


但常見基地開放中甲案、乙案、丙案並不是前文所述的「版本」,甲乙丙案是根據當時天候來決定飛行的科目,但版本是根據飛行員的技術來制定。而版本就是要像前面提到,要有一個team去計算,但部隊有日常的戰備訓練要維持,為了表演而去編組一個team並不容易。當年我到美國去飛F-16,就是廠家專門去做試飛測試的團隊,所以就可以去計算這些科目。

真正讓飛機發揮戰力的是搭載的武器 中華民國空軍的飛機長年都購自美國,但美國真的會賣給與美國現役性能一模一樣的飛機給我國嗎?答案是不太可能。舉例美國賣B-1轟炸機給台灣,這款轟炸機可以載核子武器,戰力十分強大,但美國只賣給你一般炸彈,雖然擁有B-1,但實際能發揮的戰力只有一點點。所以我認為飛機只是個載具,能發揮戰力的主要根本取決於它能搭載的武器。

飛機只是個載具,而武器決定飛機發揮的戰力。


培養膽識,才能深入做一件事 其實做任何事情「知識是最重要的。」任何東西只要按照你所了解過的知識去做,你就絕對不會出問題。而除了知識之外,還有歷史。歷史可以做為最好的借鏡,可以做為你處事的參考,就像剛下部隊的時候,當時的隊長說:「任何歷史都可以當成你的老師,好的你可以學習,不好的你可以改進。」每個人都是一樣,從生下來到老死都是不停的在學習,上次有人訪問我什麼叫膽識?我認為所謂的膽識也就是信心,就是知識+常識…等等來作為你的基礎,這樣你才敢去做事,才敢去跟別人對談,不然你基礎不足,三兩下就被別人戳破。所以我個人認為,今天你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要經過不停的學習才會真正去做,也才能培養你的膽識,你有了學習後建立的基礎,你才能真正深入的做一件事。

飛行技術的背後也是要靠許多的知識建立起來的。俞冠華、龔家暐拍攝


對後輩的勉勵 最後我也要勉勵所有現在在飛行線上,或者是將來想進飛行線的後輩們,要不斷的去學習,不斷的吸收新知,這樣對個人才會有幫助。如果你今天做每一件事情都是憑自己感覺去做,那錯的機會很大,就像我前面所說的膽識,要先吸收廣大的知識,有了這些知識作為你的後盾你才會培養出你的膽識。 飛行本身算是一種技術,但是飛行技術的背後也是要靠許多的知識建立起來,你的操作才會有依據,其實操作只是一小部分,周邊更多的是基礎的「知識」,就等於你今天雖然只是飛飛機,但你還要掌握周邊的資訊,例如天氣、風向等等,這些都要一步一步學習,飛行如果按部就班,理論上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多讀書準沒錯」。

吳老師雖然已從飛行線上退休,但仍然給在線上的飛行員們鼓勵與提攜。俞冠華、龔家暐拍攝

後記 後來吳康明老師上校屆齡,在當時航發中心主任林文禮上將的推薦下到空軍清泉崗基地任增設的一位少將副聯隊長後退伍(升退),並在航發中心改制漢翔公司後繼續擔任試飛師的任務。2006(民國95)年60歲時從漢翔公司的員工退休(但仍持續在漢翔飛航測試處擔任飛行師),2011(民國100)12月正式從飛行線上退休,改聘為漢翔公司的顧問直到今天。


IDF Solo Demo 傳承 吳康明老師&侯正男中校 俞冠華、龔家暐拍攝 全文完 本文感謝漢翔公司協助採訪,漢翔公司顧問吳康明老師親自校閱內容。 圖片提供、拍攝:俞冠華、龔家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