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暉常慘的菸酒日常

經國號為何不能外銷

自1989年5月28號經國號首飛以來二十六年過去,服役初期雖風波不斷(註),部分國人對於這架戰機也存在著誤解,但無庸置疑的,這款在美國技術支援下國人自行設計的戰機是名符其實的「台灣的驕傲」。


註:主要指1991年7月12號的A2機失事意外,以及1992年的第二批次經國號減產,還有國人的質疑。


而想讓這架戰機走上國際舞台,外銷其他國家的軍迷不在少數,但這麼多年來,除了經國號服役初期曾有部分風聲指出少數國家有採購意願外,迄今仍沒有任何我國以外的國家拋出訂單。

許多軍迷會將我國無法順利外銷國造武器-----包含經國號的原因歸咎於美國控制住零件,刻意壓制我國,但並非主因。


事實上,以經國號的性能和價格,在當今(2010年代)市場上可說是完全的劣勢。

回頭檢視經國號在開發時歷經的低成本國際戰機計畫(LCIF,Low Cost International Fighter)、輕型防禦戰機(Light Weight Defence Fighter)以及最後的自製防禦戰機(Indigenous Defence Fighter)三個計畫階段,在最初的LCIF階段時確實曾考量外銷,然而隨著美國國務院明令通用動力在協助我國完成設計戰機後不得協助該型機之外銷後,便務實的轉向研發一款專屬於台灣的防禦型戰機。


加上能取得的TFE-1042系列引擎推力不大(註二),在要求機動性能的情況下也無法設計太大的機身,以至於經國號的機身相當的緊緻,也沒有太多的空間容納內載燃油,令其滯空時間與航程只能勝任防禦型戰機的角色。


註二:TFE-1042在經國號剛試飛時單具推力僅有八千多磅,後爭取推力提升,目前推力約在9250磅(官方數據)到9560磅(前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回憶錄)之間,甚至也有一萬磅的傳聞。

而航發曾打算與蓋瑞特推出一款推力達一萬兩千磅的TFE-1088引擎,但最後因第二批次120架經國號取消生產,政府沒有更多預算投資而告吹。


這樣的情況對於主要將經國號用於防衛國土、鞏固空優的我國而言並非太大的問題,然而,這在國際市場上就成為一個很大的缺點。

空軍是一種攻勢軍種,對於多數國家而言,戰鬥機除了要能確保自家領空的空優不落入敵人手中,最好還能遠航到其他敵國,將制空權奪下,以便對敵方地面部隊進行打擊。

但經國號的航程及滯空時間明顯是個問題,其航程與滯空時間在激烈的空戰中很快就得打道回府,也就無法鞏固在敵境內的制空權。

即便由其他戰機奪下制空權,而將經國號作為主要的支援型戰機,攜帶武裝對敵部隊打擊成效也十分有限,這是經國號在外銷上的另一個問題:較為不足的多功能性。


IDF的對地能力在執行翔展案前並不出色,早期的IDF除了空對空武裝外,只能攜帶如MK-20石眼式集束炸彈、MK-82、GBU-10鋪路二型系列雷射導引炸彈等對地武裝,以及過去曾實驗過的早期型AGM-65B小牛飛彈,其中雷射導引炸彈還需僚機掛載夾艙導引,至若反輻射飛彈、新型的小牛飛彈、空射反艦飛彈、JDAM等武裝則一律欠備。


直到翔昇案推出成果F-CK-1C/D型,並在2010年開始執行翔展案的MLU計畫後,經過升級的經國號才算完善了對地攻擊層面,如增加了投擲青雲油氣彈、萬劍機場聯合遙攻武器、天劍二A反輻射飛彈、空射雄風二型飛彈等能力,但其中劍二A還未量產,空射雄二也僅生產了數枚樣彈。


除了近年才逐漸完善的對地攻擊能力外,經國號也未能外掛偵照夾艙執行偵察任務,其他如自衛型的電戰夾艙也無法掛載,大大的侷限其多功能方面的應用。


除此之外,使IDF在外銷上雪上加霜的還有其武裝兼容性,在空對空武裝上,經國號除了使用國造天劍一型、天劍二型及AIM-9P4外,並不具有掛載、發射AIM-120等美系空對空飛彈的能力,對地的武裝則除了傳統的無導引炸彈、雷射導引炸彈外的新式武器,如AGM-88高速反輻射飛彈、AGM-65K小牛飛彈等,經國號同樣無法掛載。


除上述的航程/滯空時間、多功能性、武器兼容性三個問題外,影響經國號無發外銷的因素尚有兩個最為重要的,價格與政治壓力。


在現今市場上只有少部分國家需要一款防禦型戰機做為主力,但對於這些國家而言,經國號的價性比並不足以令他們心動。

F-CK-1C/D單機價格約在三千萬到四千萬美元之間,但只要花費更低廉的價錢便有可能買到能買到空戰性能和經國號持平,甚至略勝一籌,且在武器兼容性、滯空時間、航程都勝過經國號的二手JAS-39,且馬上具有現機可用(註三),或者是中共與巴基斯坦共同開發的JF-17閃電(FC-1梟龍),倘若上述兩款都因政治問題無法購得,則還有以色列航太將幼獅抽梁換柱過後,航電大幅升級,新增資料鏈、換裝AESA雷達的幼獅Block60能選擇。

而相同的價格則能取得F-16C/D甚至是換裝AESA、向量噴嘴的MiG-35等戰機。


註三:冷戰後瑞典空軍大量裁軍,使得多出許多用沒多久就封存的JAS-39,這批戰機也挾特定優勢進軍國際市場,目前舊型的JAS-39(A/B/C/D四型)已獲匈牙利、南非、泰國等國採用,而新型改換AESA的JAS-39E/F則有瑞典本國與巴西採用,目前仍持續參與各國下一代戰機競標。


整體而言,在國際戰機市場的經國號性能並非特別卓越,價格又略嫌高昂,且還要蒙受來自於中共的巨大壓力,要打開外銷市場自然是困難重重。


不能外銷並非意味著不好


過去曾有同好認為,經國號無法外銷便是其性能不佳的最好證明,然而,經國號雖因武器兼容性、滯空時間、航程等問題在外銷市場缺乏競爭力,但正是因為該機是專為台灣環境設計,以及受到技術支援上的侷限,才會有著類似問題。

台海戰場上的經國號有著無與倫比、東亞無人能出其右的緊急攔截能力,以及較短的起降距離,對於空防戰備吃緊的我國而言可說是不可或缺的。


國防自主最重要的部分並非是外銷或百分百的自製率,而是開發一款符合自國國情的武器,以色列馳車如是、日本F-2如是,我國F-CK-1經國號如是。


然而,因己國戰況獨特而必須自製武器也面臨著無數挑戰,一款專為己國開發而難以外銷的武器往往會存在相當高的價格,開發期間尚得冒著許多風險,這在在考驗著國人對國防自主的支持以及國家的財政能否負擔,當國家財政無以負擔研發費用時,非到萬不得以便盲目的啟動國造,只會敲響財政的喪鐘,導致無可挽回的結果。

Photo/Y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