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雷霆九霄殲米格,青天白日耀銀翼 永遠的空戰英雄–歐陽漪棻

已更新:7月 21

110.07.21重新修改篇幅內容,以紀念歐陽漪棻教官。


前面狀況:

1956年7月21日上午11:10 ,中華民國空軍第六大隊作戰科長戚榮春少校與田建南上尉,駕駛RF-86F偵察機由桃園基地起飛,奉命前往福建莆田進行偵照任務。

為了掩護偵察機脫離大陸上空,第五大隊派出4架F-86F戰鬥機起飛往福建外海提供掩護,同時駐防嘉義基地的第四大隊與台南基地的第一大隊派出共8架F-84G,機翼下掛載兩枚250磅的炸彈以及八枚HVAR火箭,目標是攻擊共軍位在三都澳羅源灣的砲艇,藉機混淆共軍。

回憶起當時,歐陽漪棻說道:「民國45年7月21日,我們接到命令,在作戰組聽完簡報後我們就起飛了。本來待命的人被調動,2號機跟4號機不變,但是長機跟3號機換了人,敵情顯示駐防有MiG-17駐防在附近的基地,可能會遭遇攔截。」這次任務的長機是牛迅少校、2號機于礎中尉、3號機蔡雲輝上尉、4號機歐陽漪棻中尉。

就在歐陽漪棻拿著個人裝具走向停機坪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閃而過的天空異象,那是一條狀似機槍發射時槍口的「火龍」,這剎那讓歐陽漪棻嚇了一跳,剛剛受洗成基督徒三個多月的他隨即禱告,祈求上帝能夠讓他平安歸來。

起飛之後,為了防止機槍在戰鬥時無法擊發,領隊示意各機先行試槍,若有無法擊發的狀況則必須調轉回頭落地。飛行至半途,便聽到駕駛RF-86F偵察機的田建南上尉在無線電G波段發出被中共米格機攔截的廣播。

「到了羅源灣上空,我們往下一看,發現竟然沒有目標中的共軍砲艇,長機就帶著我們四架飛機一個大轉彎準備返航。」

就在歐陽漪棻的機隊準備返航的時候,他突然發現編隊上空出現銀色閃光,是中共米格機!

「我一看就知道是MiG-17(註一),我們很強調機艦識別這個功課,第一個是MiG-17是比MiG-15改進的,機身長度增加一點,機翼上面最明顯的就是MiG-17是三道整流板,而MiG-15則是兩道,而且MiG-15機身看起來比較短一點。它很快,一下子就飛到我們後面,這個時候我就發現我翼下的炸彈跟火箭一下就發射出去了,但到底怎麼發射出去的我也不曉得。」

「這時我看到MiG-17機頭閃著火光,那一瞬間就跟我在停機坪看到的異象一模一樣,它朝著我的飛機開炮,曳光彈從我飛機旁邊劃過去,那時我用力拉著操縱桿將飛機往上拉,氧氣面罩拉的我整個眼皮都睜不開,抗G衣充氣壓的肚子很痛,這時我還呼叫長機蔡雲輝趕快脫離。」

當歐陽漪棻爬升後,他準備轉彎重新返回戰鬥空域,他一邊翻轉一邊往下看,看到一架米格機往他衝過來,當米格機從他的飛機下方衝過去時,他調整機槍的瞄準光網到1200呎的射擊距離,他往左下方一看,看見他的長機(三號機)蔡雲輝後面跟著兩架米格機!

歐陽漪棻加速衝到那兩架米格機後面,然後轉頭看一下自己後面有沒有敵機,這時正好有一架米格機從他兩點鐘方向往左飛,距離差不多剛好是射擊距離,所以他瞄準後立刻開槍,只見那架米格機的機翼蒙皮上閃出光芒,歐陽漪棻知道他打中了,但這架米格機似乎沒有任何損傷的跡象,一溜煙就往上爬高進雲。

但長機的危機還沒解除,歐陽漪棻呼叫長機立刻右轉,他繼續切入那架米格機的內圈,才能爭取到極短的開火時機。他決定使用手動射擊而不用瞄準光網,距離到達前兩架半的時候立刻開火,擊中米格機的座艙跟機翼!那架被擊中的米格機立刻往上拉,而因為MiG-17遠較F-84G的速度為快,歐陽漪棻並沒有繼續追擊。

危機暫時解除,歐陽漪棻轉過頭看了一下蔡雲輝座機的機翼,發現它的炸彈跟火箭並沒有拋離!


「Nobody knows.」歐陽漪棻說。後來他跟蔡雲輝不約而同往西南(金門方向)飛,但這時他又從照後鏡發現右上方有兩個黑點俯衝而下朝他們飛來,因為速度很快,他判斷不可能是F-84G而是共軍的MiG-17。

原本這兩架MiG-17是往歐陽漪棻的飛機追過來,他見狀推桿做了個類似高速Yo-Yo(High Speed Yo-Yo)的大桶滾甩開這兩架敵機,而MiG-17的飛行員一定也在俯衝時看到長機蔡雲輝的機翼下還掛著炸彈跟火箭,所以放棄了他這架比較靈活的飛機而去追擊蔡雲輝,於是他在調整飛機姿態後立刻叫蔡雲輝左轉,歐陽漪棻形容這是空戰中精彩的一幕。


「這一幕很精采,因為我們成功做到了兩架互相照應,因為敵機在他(蔡雲輝)後面還有大概2000~3000呎時,我就叫他向左轉,米格機捨棄了我而取他,剛好四架飛機變成了夾心餅乾。」

歐陽漪棻在蔡雲輝與兩架MiG-17後面持續追擊,他瞄準其中一架並開火但沒有命中,被打的米格機立刻向上拉升,在混戰中蔡雲輝示意歐陽漪棻一起向右轉以縮短距離,這時其中一架MiG-17再度俯衝而下追擊蔡雲輝,而他們三架飛機開始所謂「兜圈圈」,由於有了擊傷前一架的經驗,這次歐陽漪棻持續轉彎縮小與敵機的距離。


1500...1400...1300呎,機槍光網上的MiG-17越來越大,在約1100呎時歐陽漪棻取好彈道前置量後立刻開火。「轟」的一聲巨響嚇到了歐陽漪棻,他很清楚看到那架MiG-17被擊中後立刻爆炸!

描述歐陽漪棻擊落MiG-17的畫作。取自網路

空戰結束後因為燃油不足的關係,他們先轉降桃園基地。落地後機工長告訴歐陽漪棻:「報告教官,你知道你拉了幾個G嗎?8.5G!」F-84G當初在設計的時候,G力限制是6G,當天他竟然拉到8.5G而飛機並沒有解體,歐陽漪棻相信這一定是上帝的安排。

起初根據照相槍的判斷,歐陽漪棻的戰果是擊落一架,擊傷三架,但幾天後根據香港報紙的報導,其中一架被擊傷的MiG-17在返航時因傷重墜毀,所以又將戰果修改為擊落兩架,擊傷兩架。而歐陽漪棻表示,第一架MiG-17的動作顯得比較遲鈍,他研判共軍的飛行員應該是劉葉臣,而第二架MiG-17的飛行技術比較靈活,它主動帶著僚機採取高速Yo-Yo的動作,才是大隊長宋義春。(註二)

歐陽漪棻中尉與F-84G 132號機合照。Photo/中華民國空軍

在這場空戰中,歐陽漪棻個人擊落兩架、擊傷兩架中共MiG-17戰機,歐陽漪棻以智慧及高超戰技將性能較劣的F-84G發揮極致,同時勇救戰友的英勇精神,使其獲頒青天白日勳章一枚及二星星序獎章一座,成為中華民國空軍進入噴射機時代後獲頒青天白日勳章的第一人,並接受當時總統蔣中正的召見表揚。

歐陽漪棻簡介:

歐陽漪棻,1929年8月3日出生,父親是廣東新會人,曾經擔任柳州衛生處少將處長。母親則是德國人,家族是德國封建城堡的領主樂師。他從空軍幼校第6期畢業後進入官校32期飛行戰鬥科就讀,畢業後分發到駐防在嘉義基地的第4大隊第22中隊。1953年他奉命前往美國亞利桑那州的Williams空軍基地接受噴射機訓練,回國後開始飛行F-84G噴射戰機。曾擔任F-100的第一批種子教官,後來以上校參謀官階從空軍退役。


退伍後歐陽漪棻虔心傳播基督教福音,曾擔任監獄教誨志工,後因疾病在民國109年5月5日辭世,享壽90歲。


註一:林虎所著《保衛祖國領空的戰鬥》中提到是MiG-15bis,但當時中共對於自己的戰報非常混亂,很多時候會隱瞞真實狀況,故以歐陽漪棻看到的狀況應該是MiG-17無誤。

註二:歐陽漪棻引述林虎所著《保衛祖國領空的戰鬥》中提到:「在取得這些戰果的同時,我殲擊航空兵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空15師45團在1956年7月21日的戰鬥中,被敵機擊落2架米格–15比斯飛機,大隊長宋義春、飛行員劉葉臣壯烈犧牲。 」


本篇特別感謝歐陽漪棻老師接受採訪,前參謀總長唐飛上將提供文章編輯建議。

現存嘉義基地F-84G戰機,非132原機。Photo/林約翰

歐陽漪棻中尉與F-84G 132號機合照。Photo/中華民國空軍

歐陽漪棻中尉接受總統蔣中正先生表揚。翻攝自歐陽漪棻家中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