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鷹揚三十特別專文系列—訪談伍克振將軍夫人鄭慧菱女士(一)

文/S.S.D.

編輯/鄭慧菱女士親自修改

提到經國號戰機,不免能想到因為試飛而犧牲的伍克振將軍。伍將軍除了在經國號戰機試飛工作上之事蹟廣為傳頌外,伍將軍與夫人的故事僅有伍夫人幾年前所撰寫「我那永遠的光和熱」一文,本次有幸邀請到伍將軍夫人鄭慧菱女士接受本專頁採訪,將這段鮮為人知的故事以口述記錄的方式撰寫,共同見證這段大時代英雄與佳人的傳奇。


我與他的初見

還記得第一次與克振見面的時候,是在我父親的辦公室。我父親是當時空軍幼校的校長鄭松亭將軍,他是一個在工作上很認真的人,所以平常他其實很少回家。我當時住在台北的眷村,暑假有空會到幼校去找我父親,當時我才小學六年級剛畢業,而克振已經高三,即將從幼校畢業。但因為他要帶領救國團的學生活動,所以畢業後沒有立即返鄉。

我父親就請他來辦公室對他「耳提面命」,叮嚀他升上官校後的待人處事等等,而當時我在旁邊寫作業,就看到了當時的伍克振。後來他離開後,我問我父親剛才那位哥哥是誰?我父親就回答他是伍克振,是一位很優秀的學生,這是我們第一次的見面,同時留下對他非常好的印象(笑)。

鄭松亭將軍任空軍飛行學校校長時的英姿

後來有一天,我父親到台北開會,就把我一個人留在他的校長官邸,而克振真的就騎車來找我!問我要不要一起吃中飯?我答應後,他就推著他的腳踏車和我一起走到學生餐廳用餐。其中也有一段回想起來很有趣,當時我爸爸去台北開會不在。爸爸的一位少校副官在學校留守,中午要吃飯時找不到我,很緊張(校長的女兒突然不見,這可是一件很緊急的大事),後來在我和克振吃完飯後,走回校長官邸的路上被他「攔截」,立刻將我拉上吉普車載回官邸,這就是我和克振的初次認識。(而那位副官似乎也沒有將此事向我爸爸報告)

初戀的滋味

吃飯時,克振問我:『要不要喝蘋果西打?』我一頭霧水的看著他說:「什麼是蘋果西打?」他回我:「你沒有看到電視廣告嗎?那是一種汽水,才剛剛在台上市」。回家後看電視,才發現廣告主打台詞是「蘋果西打,嗯,就是初戀的滋味」。我到現在一直都還記得。

原來他來拜年是為了來看我

後來克振上了官校,而我也從小學畢業,就讀當時改制後第一屆的台北市立金華國中,雖然兩人各自發展,但他每年過年都會來向我爸爸拜年(直到我嫁給他後,他才說他當時來拜年,一方面也是為了來看我;當然我想這應該是他對我的甜言蜜語之一)。很有趣的是,後來我考上了北一女以及輔仁大學,克振竟然也都寫賀卡來祝賀我,就能發現其實他一直都在關注我(笑)。

伍克振將軍官校學生時期,背景是中共投誠之IL-28轟炸機。

交往的過程

大學畢業後,我到遠東航空公司擔任空姐,有一次從台北飛高雄,當天晚上有一位任職空安的同事要結婚,我來不及去參加他的婚禮,但婚禮完之後還有一個Wedding Party,而我從高雄回來剛好來的及去參加這個Wedding Party。派對中有一位他的學弟(空官55期,伍是54期)正好是他的妹婿,我問他:「你怎麼在這裡?」,他回我他是新郎的妹婿,我再問他是在哪裡服務,他說他在三聯隊當飛行員,我就說那伍克振也在三聯隊啊!結果等到葉家偉回到三聯隊,告訴伍克振,他昨天在派對上遇到一個人在詢問你,伍克振立刻就回問,她的名字是不是鄭慧菱?經過一番問答後,葉家偉告訴克振,感覺我似乎沒有男朋友,建議伍克振可以寫信給我,後來克振果真來信,信中內容我已忘記,但大概記得主要內容就是想和我交往。但我想,直接回覆他的話,我爸爸一定會知道此事,所以就將信件交給我爸爸,由他決斷。而當時有一個電影明星叫薛芳,她和伍克振的戀情很有名(新聞都有報導),所以我爸爸說:「可是他們兩個在交往…」,我直接回:他們散了!而我爸爸就立刻一通電話打到空軍總司令部查伍克振,而總司令部再致電了時任三聯隊聯隊長伍廷槐將軍,詢問伍克振的人品處事,而聯隊長就很緊張,因為當時伍克振在聯隊是一位很優秀的飛行員,究竟是發生什麼事,讓空軍總部來做身家調查,細問之下才發現原來是鄭松亭將軍要來問女兒鄭慧菱能不能和伍克振交往。調查的結果就是很好,而伍克振上一段戀情已經結束了,所以我父親也同意我和克振交往。


大學畢業後,鄭慧菱到了遠東航空擔任空姐。圖為鄭慧菱與B737-200合照


伍克振將軍在第28中隊與隊徽"龍寶寶"合照

約會的趣事

另外有一段趣事,現在回想起來我認為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他追求我的時候我在遠東航空擔任空姐,所以每次約會,都是他從台中上來找我,但總是約會到一半,他就被聯隊因任務召回,而他來台北通常都是前一天就先到,但前一天來總是要有地方住,無巧不巧的遠東有一位機師黃東榮教官,是他以前28隊的隊長,他就住在我家的村口,而從黃東榮家走到我家僅不到五分鐘的路程。所以克振提前一天來台北都是借住在黃東榮教官家,隔天一早就到我家門口,然後開始播放之前我彈吉他時所錄的錄音帶,把正在睡夢中的我吵醒,我醒了之後我看了一下時鐘,發現時間才八點多,心想:哇!這麼早就可以從台中過來,我問他為什麼可以這麼早? 但他不說原因。那我在遠東當班的時候,黃東榮教官也對我隱瞞這件事情。直到後來,我們戀情成熟,克振才向我提起他當時就是提前一天借住黃東榮教官家,隔天才能那麼早來我們家門口,與我一起出門約會。

伍克振將軍與夫人約會時的合影,此為結婚後所攝。

第一次發生飛安意外,他平安回來

我們還沒結婚前,他發生了第一次的意外,那次他駕駛F-104(編號4336)引擎起火,基地的MOB車一直用無線電叫他快跳傘,但他卻堅持飛到安全的地方再跳。第二次是我們剛結婚不久,我們七月結婚,他十月跳傘(1980.10.09)。但我那天在家,一開始並不知情,是到了傍晚,看到怎麼突然有聯隊的車來接我到基地?車上,他的學弟說:大嫂,今天伍教官生日。我說:「怎麼可能? 他的生日是8/30,不會是今天」,但學弟說,總之您先跟我們到基地就對了。到了基地後,我才曉得原來他今天飛機失事跳傘,也才知道通常飛行員跳傘獲救就叫做「重生」,所以那天才會是他的「生日」。事後我也才知道他這次跳傘還得到了獎金,因為他如果在第一時間跳傘,正下方的民宅可能會遭受波及,所以他也是堅持把飛機帶到空曠的稻田才跳傘。他落地的位置是剛收割完的稻田,所以他人是平安無事的。

伍克振將軍曾飛行F-104G戰機,圖為伍將軍少校時在警戒機堡與F-104G合影。

本文感謝鄭慧菱女士接受訪問,並親自校閱內容。

圖片來源:鄭慧菱、http://www.flyingtiger-cacw.com/new_page_5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