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IDF戰機機首經國二字命名由來

文/李適彰


經國先生鑒於我國與美國斷交後,欲購先進戰機困難重重,有錢買不到,於是下定決心國機國造。他對此「安翔計畫」自製高性能防禦戰機非常重視關心....;在經國先生辭世後,未來IDF命名為經國號在國防部及中科院高層均已有共識,但對外界仍屬保密,我當時因擔任該計畫之作業室主任,也納入未來出廠暨命名典禮任務編組成員之一,在設計妥藍白紅飛機塗裝及典禮主視覺(典禮背景板)後,中科院代院長黃孝宗先生構想為採用經國先生親筆真跡噴塗於機首,航發中心計畫組組長劉石若先生乃指派我辦理,我乃親洽前經國先生辦公室主任王家樺先生,找出經國先生生前的簽名樣本。這些簽名大多為原子筆筆跡,鋼筆、毛筆者非常少,可看出經國總統的平淡親民情操。後小弟挑出一式簽字筆直式書寫者,回到航發中心在介壽一廠製造組處理工場油漆區,只取「經國」兩字並改為橫式,放大後再作一些細部修飾。上呈簽核後,製作成噴漆用字規沿用至今,並不是因經國先生身體虛弱所為...;上乃小弟親自參與,因此印象非常深刻。 我也感於當年因軍方保密作為,一切自己來,低調有效。小弟以一三十來歲小伙子能作出這劃時代的大事(設計塗裝,看板,取簽名式等等),真是與有榮焉,若以現在作法就是外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