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ef Editor

完美的偷襲-歌劇院行動40週年

40年前的今天,八架以色列空軍F-16A戰轟機攻擊了位於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附近的奧斯拉克(Osirak)核反應爐,這個對以色列和西方國家來說是最大的威脅之一的目標。40年後,當年任務的參與者雅德林(Amos Yadlin) 少將、伊斯雷爾(Isaac Ben-Israel)少將和拉茲(Ze'ev Raz)上校帶我們回顧這場改變中東局勢的歷史性行動。


1981年6月7日,以色列空軍進行了「歌劇院行動」(Operation Opera),八架F-16A戰轟機攻擊並摧毀了伊拉克核反應爐,並化解了使每個以色列公民都處於危險中的威脅,該次行動成為以色列空軍史上最大膽的行動之一,並重塑了整個中東局勢。


計劃絕密行動


1978年8月,以色列政府截獲有關伊拉克正準備建置核反應爐的消息,根據以色列國防軍情報局的評估,在建置完成後,伊拉克可每年生產四枚鈽炸彈,這對以色列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威脅,因此時任以國國防部長埃澤爾·魏茨曼(Ezer Weizman)要求空軍司令大衛·伊夫里(David Ivri)少將制定一項摧毀核反應爐的計劃。


曾擔任該行動計劃人員之一的艾薩克·班-伊斯雷爾少將回憶道:「有一天,作業部門主管Ran Goren少校打電話告訴我一個絕密計劃,他說我們(指以色列)收到了關於伊拉克核反應爐的消息,因此我們不得不準備行動來攻擊和摧毀它」

參與攻擊計劃的機組員


當時以色列空軍中性能最好的戰轟機是F-4E ”Kurnas”和A-4”Ayit”,但由於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以色列比預期更早獲得了第一批F-16A ”Netz”戰鬥機。因為各種因素,最終F-16A/B被選定執行攻擊任務。

當時的領隊、第117中隊中隊長拉茲(Ze'ev Raz)上校:「司令讓我挑選10名曾赴美受訓F-16的飛行員,其中最年輕的一位是伊蘭·拉蒙(Ilan Ramon),儘管他缺乏飛行經驗,但由於他相當聰明而成為了任務的導航官」

『由於以色列和巴格達之間的距離很遠,戰轟機的燃油容量就成了主要問題。經過伊蘭精確的計算後,他告訴我行動是幾乎可能成功的。而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們的重點就是把那個「幾乎」消除』

以色列參謀總長Refael Eitan中將正頒授勳章給空軍司令Ze'ev Raz少將


該次行動的飛行員之一阿莫斯·雅德林(Amos Yadlin) 少將回憶當時:「我們演練了兩個主要場景:第一個是每個飛行員最喜歡的訓練方式——空戰,第二個則是遠距打擊。一開始,我們並不清楚為何要進行這種訓練,但隨著時程的進展,我們開始推測目的是為了攻擊伊拉克。」


以色列空軍對攻擊伊拉克核反應爐的行動計劃保密到家,除了司令部有關人員與導航官伊蘭·拉蒙(Ilan Ramon)外,其他人、包含飛行員皆一無所知。


拉茲上校又補充說明:「在近半年的時間裡,我們持續在西奈半島上空訓練長途飛行。飛行員們都很困惑,因此開始猜測他們正在準備什麼,因為除了伊蘭和我自己,中隊裡沒有其他人知道訓練長途飛行的目的是什麼。」


在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之間


攻擊行動最初訂於1981年5月8日,也就是以色列獨立日33週年當天,當時任務代號為「彈藥山行動(Givat Hatahmoshet)」。117中隊的任務飛行員們前往以色列南部的 Etzion 空軍基地進行為期三天的最後準備。在那裡他們首次見到所有有關該行動的細節。然而就在戰機起飛前,由於擔心消息走漏,因此該次任務被取消。

參與任務的地勤人員團照


一個月後的6月7日,也就是猶太教的五旬節前夕,飛行員們再次被召回Etzion 空軍基地,以新任務代號”Opera"(中文譯為歌劇院或是巴比倫)開始行動。當天日落前,八架F-16A/B戰轟機以每架翼下各掛載兩枚Mk.84 2000磅炸彈、翼尖兩枚AIM-9J及三個副油箱的外型向巴格達起飛,另外有6架F-15A戰機擔任掩護機執行阻絕戰鬥巡邏(BARCAP)、2架F-15B擔任空中無線電中繼站,於是這場傳奇的行動就此展開。


雅德林少將:「我們飛越了三個敵國——約旦、沙烏地和伊拉克。這次飛行非常危險,因為當時我們沒有GPS導航,飛行員手中僅有一份不是那麼精確的地圖。」「我們只從著名的Bialik 歌曲《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之間》中了解伊拉克,但目標並不難發現。」

拉茲上校:「我們以非常緊密的編隊飛了約1.5小時​​,在那期間各機幾乎沒有任何對話。地面有伊拉克人向我們開火,但他們並未做好準備。在對話錄音中,你可以聽到我驚訝地提到僅有部分輕微的對空砲火。這些少數的潛在威脅讓我們感到驚訝,因為我們只遇到了極少的防空砲火。」


機隊離開以色列後,首先沿著沙烏地和約旦的邊界以150呎超低空飛行,隨後穿越沙漠到達巴格達,這種航線並非最短距離,而是可避免被雷達偵測。F-16A分為兩批各4架,間隔12000呎編隊,6架F-15A則是分為三批,在距離攻擊機隊4000呎的左、右、後側進行掩護。F-16A機群到達距離目標約12.5里上空後,先開啟後燃器爬升至8000呎高度,隨後各機以5秒間隔分別投彈。

參與攻擊任務的F-16A機隊


雅德林少將:「攻擊完成後,各機都透過無線電呼叫已安全脫離了。由於伊蘭是編隊中最後一架的飛行員,使他面臨最大的風險。當所有人都已應聲,唯獨伊蘭遲未呼叫,當時我們都擔心他被擊中。我們往地面看,尋找是否有飛機墜毀的爆炸聲,但當沉默一段時間後伊蘭終於回答了,我感覺卸下了懸在心中的大石。」


總計有14枚炸彈命中並成功摧毀了伊拉克的核反應爐,同時有10名伊拉克官兵與1名法國技師死亡,而8架F-16A/B戰機與掩護的F-15A/B全數平安返航


雅德林少將總結:『當我們落地時天已經黑了,空軍司令大衛·伊夫里少將開始以無線電與我們對話並告訴我們:「滑回機堡時行動結束,落地時要小心。」可以感覺到他帶有滿意和自豪的語氣。』


「落地滑回後,我們做了每次飛行後都會做的事情——任務歸詢,有種非常好的感覺。儘管在這過程中面臨許多挑戰,但事前幾乎無法想像的任務最後還是成功了。」

以色列總理梅納罕會見機組員

F-16A 243號機的戰功標誌,左側就是代表歌劇院行動的標誌。Photo/Wiki


翻譯、改寫自:40 Years Since Operation Op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