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暉常慘的菸酒日常

駁<戰機國造?別騙了!>一文

圖片取自青年日報


本文僅就文章部分反駁,而不對國造面臨的技術、經費問題就討論


  自國防部長馮世寬先生在近日公開宣布要開發具雷達匿蹤能力的下一代戰機後,國內各界議論紛紛,某報在25日刊登一則錯誤百出的社論,指稱戰機國造是不可行之事,但對於戰機國造究竟有何困難之處隻字未提,而是試圖以陳述軍用航空工業和國內航空史來證明,戰機國造實屬不可行。然而,該篇社論在對世界軍用航空工業、國內航空史的陳述上卻又錯誤百出,本文暫且不論述戰機國造所需面臨的挑戰,僅針對該篇社論錯誤之處予以辯駁。


  該篇社論在第二段便提到,「世界上僅有美英法俄德日中有能力製造戰機,而德日受限於戰敗國身分未造戰機」,但凡對當前世界軍用航空工業有淺薄認識者皆知,自1950年代以來,曾致力推行戰機國造的國家絕不僅只於上述的安理會五強與德日,德日也進行過多次戰機開發與生產,以德國為例,該國在1960年代到1970年代曾從事大量VTOL機的研究,如第一架突破一馬赫的VTOL機VJ-101便是其中代表,以及德義合作開發的VAK191B等VTOL機,惟經過測試後發覺VTOL機運用上有許多難處故而棄之。

  除此之外,德國在傳統領域的戰機方面也曾和法國進行合作開發出美洲虎式,其後的英、西、義、德四國共同開發的EF-2000更是以德國的氣動設計進行設計,顯然德國是具備、且有過開發戰機的經歷。至於日本在1970年代時便將T-2單座化推出了F-1戰機,1990年代在和美國合作之下也推出了F-2戰機,何來「未造戰機」?


  而僅就首尚能量機動性的第四代戰機而論,歐洲除了英、西、義、德合作的EF-2000、法國的陣風(Rafale)外,瑞典也在1980年代開發了傑作機JAS-39系列,印度的光輝式戰機雖開發不順,但仍算在四代機範疇,光論四代機便不止於上述五國有開發。


  該篇社論第三段提到IDF的生產過程不過是將美國的戰機零件拿來台灣組裝,這句話雖符合部分事實,卻依然有誤。熟知IDF發展歷程者便知道,IDF確實是在美國大量技術支援下進行開發,包含航電設備、飛彈等在內,但我國研發人員仍投入不少心力,尤其氣動設計方面美方的支援相當有限,多數還是我方研發人員殫精竭慮下達成的結果。


  而1990年代IDF在進行生產時確實有大量的零組件是採外購,其中更大的考量是針對成本而論,有些零組件台灣不是沒有生產能量,但與其自行生產,不如從國外進口以壓低成本。所謂的戰機國造並不是盲求全國產化,掌握航電及氣動的核心技術以開發出最符合國情的戰機,或做為外購無望下的備案,才是戰機國造的核心價值,這也是戰機國造將會面臨的最大挑戰。


  第三段還提到,IDF僅僅量產100架,這又是顯著的謬誤,經國號在1990年代初本原定分兩批次量產250架,第一批次130架的IDF採後燃推力約9250磅的TFE-1042-70(原編號TFE-1088-11),第二批次120架則安裝後燃推力12000磅的TFE-1042-70A(原編號TFE-1088-12),但受到先後購入F-16與幻象2000影響,IDF最終只量產131架,配屬於台中清泉崗基地的427聯隊和台南基地的443聯隊,即便如此,經國號的生產數量仍多出社論中宣稱的100架。


  戰機國造確實能帶動民間國防工業,一兩百架的零件量固然不多,但民間的航太廠商卻能得到一筆穩定的收入,同時在生產戰機零組件過程中,由政府協助民間廠商取得國外認證,也能有助於民間廠商向國外接單,進而提升民間廠商的硬體實力及接單能量。即便有的零件需要向美國購買,只要能掌握多數零件的生產技術,花費在向美國購買零件的經費仍會低於直接向美國外購戰機的零件費用。


  至若向法國採購戰機更是令人搖頭,幻象2000殷鑑不遠,足見法國戰機在後勤補給上極度容易受到政治因素影響,而該國廠商的能量也未必足夠,同時零件金額高昂,後續的升級更是最大的問題,受限於法製戰機升級的高單價(2000年代初法製Mirage2000升級便高達2000多萬歐元),諸多法國戰機的用戶皆不得不面臨被後來居上的窘境,如希臘的幻象2000-5 MK.2、我國的幻象2000-5Ei等,更何況受到中國因素影響,以及先前纏訟多年的佣金案,法國當前也無再度出售我國武器的意願。


  文末全世界研製戰機國家都是成軍之後才宣布一句更讓筆者啼笑皆非,光以美國為例,美國的F-35在2015年成軍前難道都沒有公開?其他像是多國合作的EF-2000、法國的Rafale等都是開發之初便公開宣布將進行戰機開發計畫,印度延宕多年的光輝戰機也是如此,在戰機開發之初便公開的案例繁不及備載。


  最後,筆者必須強調,國造戰機確實有許多技術上及經濟上的困難要克服,但我們在論述的同時絕不應歪曲既有事實佐證,應是提出各方面面臨的技術難題來探討,否則所言所論將毫無價值。